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中国中医药报社论:加快特色发展 打造国家优势——写在《关于加快中医药特色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印发之际

  2021年春节前夕,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中医药特色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此举继201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印发之后,再次突显了党中央、国务院对中医药工作的高度重视,再次彰显了中医药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中的战略价值。

  认真研读《政策措施》,标题中的两大关键词尤其意味深长。

  一为“加快”,犹如耳边骤然响起催人冲锋奋进的铿锵战鼓。一直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中医药振兴发展,从《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再到中央《意见》和全国中医药大会,一系列扶持中医药发展的举措频出,实践中也取得了显著成就,但在“两个大局”的背景下审视,中医药发展与人民群众的需求、与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需求、与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的需求,尚有较大的差距,因此必须把振兴中医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只争朝夕、“加快”发展。

  二为“特色发展”,再次提醒我们办好中医的事必须紧紧把握住“特色”两字。所谓特色,即你无我有,是中医之所以成为中医的精髓,也是中医区别于非中医的关键所在。改革开放以来,中医药发展迅速,但背离中医特色和自身规律的情形时有发生,干扰着中医药的健康发展。而自中央《意见》实施以来,尤其时至今日中医药抗击新冠疫情的成功实践显示,中医药只有坚持“特色发展”,才不会背离自身发展规律,其独特的比较优势也才会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中充分展现并大有作为。

  正是本着“加快”和“特色发展”的主旨,《政策措施》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针对当前中医药发展出现的薄弱环节和改革难点,聚焦破解中医药发展面临的具体问题,全面加大对中医药的政策支持力度,提出7个方面28条政策。而如果每个方面在实践中能够顺利展开和推进,再连同中央《意见》的深入贯彻落实,那么将来必会打造出因中医药而有的若干国家优势。

  比如,《政策措施》中,遵循中药自身特色规律的“优化中药审评审批管理”“完善中药分类注册管理”举措,摒弃以往“以西律中”的各种束缚,必将提高中药产业发展活力,打造我国独有的中药产业的国家经济优势。

  发挥中医药比较优势的“创新中西医结合医疗模式”“健全中西医协同疫病防治机制”“完善西医学习中医制度”“提高中西医结合临床研究水平”举措,必将完善中西医结合制度,打造中西医优势互补、协调发展的国家医学优势。

  确保人民群众享受得到“简、便、验、廉”中医药的“完善中医药服务价格政策”“健全中医药医保管理措施”举措,必将提高中医药发展效益,打造全民健康保障医患双方都满意、财政可负担的国家民生优势。

  包含“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中增设中医药专项”“建设国家中医药博物馆”等内容的“加强中医药文化传播”,必将营造中医药发展良好环境,打造中医药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民族品牌、体现中华文化价值理念的国家文化优势。

  包含3项“建设”和5个专项“工程”并赋予明确任务的中医药发展重大工程,更是直指当前中医药发展的短板、弱项,可视为加快特色发展、打造国家优势的 “支撑性工程”,成为此次《政策措施》的一大亮点。

  “征途漫漫,惟有奋斗”。立足风云变幻的历史交汇点上,让我们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上凝聚起再出发的磅礴力量,在新形势下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让中医药成为中国的国家优势,造福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健康,为推动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国家级名老中医殷克敬做客名老中医百家讲坛

  2月10日,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和中国针灸学会主办的“名老中医百家讲坛”迎来了第三十二讲。本讲由国家级名老中医、陕西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陕西省首届名老中医殷克敬教授主讲《浅谈经络别通在针灸临床的应用》。本讲由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席、中国针灸学会会长刘保延教授主持。

图片 2.png

图片 3.png

  所谓经络别通,殷克敬教授说,这是根据《黄帝内经》三阴三阳经脉“开、阖、枢”的关系提出的经脉别类相通的一种方法,通过这种方法能够达到脏腑经络机能的互补和信息转换,调控经络气血,使紊乱的脏腑气血功能达到有序化。此法取穴少而精,疗效卓著。

  古人把天地间盛衰变化理解为一种“开阖枢”运动,又称离合关系。这种别通关系是临床取穴的基础。太阳、太阴为开,意味着足太阳经与手太阴经别通,手太阳经与足太阴经别通;少阳、少阴为枢,意味着足少阳经与手少阴经别通,手少阳经与足少阴经别通;阳明、厥阴为阖,意味着足阳明经与手厥阴经别通,手阳明经与足厥阴经别通。

  至于经络别通的传变,殷教授讲道,太阳开机失职,卫外不固;太阴开机失职,则运化无常;阳明阖机过度,则卫气不行,阖之不当,宗筋失养则生痿证;凡属表里失和之证,皆责之少阳;少阴受损则经脉不继,脉结不通。除此之外,殷教授还介绍了经脉别通的多种临床应用。

图片 1.png

  通过进一步解析传统经络学说,殷教授立足六经的“开、阖、枢”的理论应用,为我们介绍了有别于表里经脉、同名经脉相通联系的一种特殊的经络别通联系,并启发我们通过临床运用提升对这种经络诊疗思路的认识。他指出,与以往了解的经络联系一起,经络别通关系展现了一幅全新的经络调控联络图,为临床治疗的选穴、辨经扩大了思路,开辟了新的内源性经络联系途径,促使了我们重新审视和探索经络联系,它在应用当中萌发,在长期实践中显示了强大的生命力,进而推动经络研究的传承与发展。

图片 4.png


国医大师占堆做客名老中医百家讲坛

  2月3日,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和中国针灸学会主办的“名老中医百家讲坛”迎来了第三十一讲。本讲由西藏自治区藏医院承办,国医大师、中国中医科学院学部委员、西藏自治区藏医院名誉院长占堆教授主讲《略谈藏医对过敏性紫癜疾病的认识与诊疗经验》。本讲由西藏自治区藏医院院长白玛央珍主持,西藏自治区卫健委主任格桑玉珍致辞。

图片 2.png

图片 3.png

  藏医把三因和五源学说作为辩证思维和理论基础来预防、诊断和治疗疾病。藏医药学认为人体由三大因素、七大物质、三种排泄物组成,其中三因学是藏医的基础理论,三大因素分别是“隆”、“赤巴”、“培根”——隆是人体内所有气性的总称,赤巴是人体内所有热性的总称,培根是人体内所有湿性的总称。当这些成份处于平衡时,人体就处于健康状态;当其中的任一成份出现增减紊乱时,可出现疾病或不适症状。

  藏医药学的经典《四部医典》是一部集藏医药医疗实践和理论精华于一体的藏医药学术权威工具书,其中虽无完全符合过敏性紫癜的病名,藏医药学对过敏性紫癜的藏医病名目前并未形成统一术语,但经过占堆教授多年研究、严格分析后发现,藏医药学对这种疾病有可行的诊治方法。

图片 1.png

  藏医药学把预防放在第一位,由于大多数过敏性紫癜是由饮食不适毒而引起的,所以健康饮食显得尤为重要,正如《四部医典》记载,“饮食起居常用轻而温,保持消化火温其功能,肌体力气与命将常在”。其次是治疗原则。过敏性紫癜的病因为毒性热症、性质为木布病(即以毒性热和陈旧热症作为病因,经侵入血液和黄水,导致病血与黄水增剩,并与培根为伴而形成),治疗原则要遵循“收”、“消”、“泄”三大步骤的治疗原则。最后,药物的选择根据隆、赤巴、培根的增减程度,以及病人体质、发病部位、季节变化、生活位居等而变化。

图片 4.png

  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占堆教授还一直为藏医药发展献计献策。他曾在西藏自治区六、七、八届人大会议上两次提出尽快出台《西藏自治区发展藏医条例》的议案,并已列入自治区地方立法规划。占堆教授强调,藏医药学作为一门传统医学,对众多疾病有着独特的诊疗优势。我们要坚持挖掘和发挥藏医药特色,同时结合现代科学技术,让古老的藏医药走上与时俱进的可持续发展道路。只有这样,才能实现藏医药学不仅在国内发展,并逐步走向国际医学舞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