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世界针联专家:科学化、规范化支撑中医针灸进入世界主流医学体系

  中新社北京11月30日电 (记者 冉文娟)“科学化、规范化,(中医针灸)才能国际化。”多位中医针灸业内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中医针灸逐渐科学化、规范化,支撑其进入世界主流医学体系。

  2022世界针灸学术大会近日在新加坡举行,会议由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简称世界针联)和中国中医科学院主办、新加坡中医师公会承办。世界针联现有来自近70个国家和地区的260余个团体会员。

  “随着科学证据增多,针灸将在国际上得到越来越多认可。”中国针灸学会会长、世界针联主席刘保延说,要推进中医针灸现代化、推动中医药国际化,就要用国际社会可以接受的语言、将中医针灸的特点与国际通行的原理和规则相结合,通过高质量的研究,讲清楚、说明白中医药的疗效,并要让全球医学同行了解中医研究的最新进展。

  刘保延认为目前国内临床研究在国际期刊发表的论文,扩大了中国学者在国际相关领域的影响力,推进针灸进入主流医学,得到西医的认可和应用。

  2018年10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H.R. 6法案,同意针灸作为阿片类药物(主要用途为止痛)替代疗法。

  “针灸已经成为中医药走向世界的先导。”世界针联秘书长、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基础理论研究所所长杨金生认为,标准、规范,支撑中医针灸走向世界;期待“以针促医”推动中医药“出海”。

  杨金生认为,得益于临床研究积累,中医针灸在国际范围已取得一定的标准化共识,可保障其安全性、有效性。中国推动国际标准化组织成立中医药技术委员会(ISO/TC249),陆续制定颁布89项中医药国际标准;在针灸领域内也有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针联等不同层级的标准。

  据统计,目前中医药已传播至196个国家和地区。另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目前,该组织已有103个成员认可使用针灸,其中29个设立了传统医学的法律法规,18个将针灸纳入医疗保险体系。

  受访专家认为,中医针灸需要迎接海外“本土化”挑战。刘保延指出,针灸走向国际,不可避免会面临海外“本土化”,不同国家和地区会根据自己的知识体系、医疗状况、民众健康基础等完善对针灸的理解和应用。中国学者、业者需要将世界各地对于针灸的新认识、新方法吸纳到理论体系中,与实践结合、与时代结合。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疼痛学开创者韩济生从1965年开始从事针灸原理研究。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海外“本土化”带来的变化持开放心态,但要“守正护本”,只有讲通了道理、疗效提高、有科学根据的才可以吸纳。

  杨金生举例称,传统中医讲辨证取穴,而德国施针者基于神经的支配区域确定针刺位置;传统中医针灸讲究“得气”,针刺时患者有“酸、麻、胀、痛、抽”的感觉,医者行针时手指下有沉、滞、紧的感觉,但美国从业者使用进针管辅助下针,甚至用电针代替了“行针”。另外,国外教科书将穴位的名称用编码代替,使穴位的文化内涵和临床意义逐渐淡化和丧失。

  “这既是对中国传统针灸学的挑战,也是推动针灸学发展的一种巨大力量。”杨金生说。

【中国中医药报特别报道】学科升级引领针灸高质量发展

新近印发的学科专业目录《研究生教育学科专业目录(2022年)》中,中医药学科群发生了新的变化,在原有中药学、中西医结合、中医学3个一级学科的基础上,新增中药、中医、针灸为一级专业学位类别,可授予硕士、博士(仅中医)专业学位,引发行业关注。

“针灸学学科地位的提升,有利于针对性地进行资源整合与学科建设,推动针灸临床科研和国际化发展。”作为推动针灸学科“升级”的直接参与者,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席、中国针灸学会会长刘保延接受本报专访,介绍学科“升级”的台前幕后和重要意义。


十年磨一剑 推动针灸学科地位提升

“中医方药辨证论治方法并不完全适用于针灸临床,当前针灸学作为中医学的二级学科,与中医临床各学科并列,制约了针灸学的发展。”刘保延开门见山,指出了提升针灸学学科地位的现实需求。

在刘保延看来,由于目前针灸学仍属于中医学的二级学科,其临床应用受到了中医方药辨证论治思维的影响,束缚了学科自身发展。

刘保延所述,在古代医学人才的分类上或可得到印证。如,唐太医署的医学教育设有医科、针科、按摩等4个科目,直接隶属于太医令丞。宋代将针灸与大方脉、小方脉等并列形成了九个科目。元代在宋代的基础上扩展成十三科,针灸还是与大方脉、小方脉等并列。

基于此,多年来,针灸业界一直致力于推动提升针灸学科地位。

根据《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设置与管理办法》,一级学科的调整每10年进行一次。早在10年前,针灸学界就开始了提升针灸学科地位的尝试,但由于种种原因,在上一轮学科调整中,调整动议并未提交。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业内没有达成共识,一些专家认为,提升针灸学科地位会导致针灸从中医学科里分化出去,造成中医与针灸的‘分家’,影响中医药学自身的发展。”刘保延坦言。

对于行业的顾虑,刘保延拿已经是一级学科的口腔医学作比进行了解释。

口腔学科作为一级学科,与其他西医学科相比有其自身独有的特色。从理论体系上看,口腔医学的理论基础包括解剖学、组织学、胚胎学、病理学等科目,在此基础上,口腔医学还要求具备工学基础,从治疗工具和治疗方法上看,更多依赖仪器、设备和材料。故而口腔医学学科范围相对独立,成为了一级学科。

“但口腔医学的发展并没有动摇临床医学和基础医学的根基,更没有影响临床医学和基础医学等医学门类下各学科的发展,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针灸学之于中医学亦如是。”刘保延说。

2017年起,中国针灸学会加速推动针灸学科地位提升的工作,组织了多场专家研讨会进行探讨研究,深挖中医针灸的起源文化、历史意义、实践案例与时代变迁下针灸发展,并形成相关报告。编制《针灸推拿学一级学科倡议书》《针灸推拿学一级学科论证报告》,于2018年2月、3月、10月,先后三次向有关部门提交关于将针灸学提升为一级学科的有关工作汇报。石学敏、陈可冀、王永炎、张伯礼等8位院士共同签署了《关于将针灸学科提升为一级学科的建议》,共同向行业发声。同时,针灸界的两会代表委员也多次提交建议和提案,呼吁提升针灸学科地位。

“这项工作得到了很多方面的支持,但当时教育部一位领导曾向我提及,对于一级学科的增设目前还是抱着非常审慎的态度,推进这项工作的难度不小。”刘保延回忆说。

努力并非全然没有回应。

针对代表委员的建议和提案,相关部委也多次答复,其中2019年《教育部关于对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6596号建议的答复》让业界看到了希望。

“拟于2020年开展新一轮学科目录调整设置工作……届时会将你们提出的建议一并提交专家进行研究论证”“教育部支持有条件的高校在‘中医学’以及学科下自主设置‘针灸学’二级学科,支持能够开展学位授权自主审核工作的高校探索设置‘针灸学’一级学科,先行先试,培养博士硕士高层次人才。”答复如是表示。

“开了先行先试的口子,意味着针灸学迈出了走向一级学科的一小步。”刘保延说。


针灸学科地位提升具备现实条件

随着针灸临床科研工作进一步开展和针灸国际化发展,业界学界都对针灸学科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

刘保延表示,一方面,创建体现针灸自身特点的评价体系,将针灸丰富的临床经验转化为用科学数据支撑的临床证据,已经成为行业的迫切需求。特别是西方国家正逐渐形成西方医学针灸学(Western Medical Acupuncture),倡导在西医理论指导下使用针灸,对中国的针灸宗主国地位形成挑战,更要求我们拿出高质量针灸科研成果,用“国际通用语言”说明白讲清楚中医针灸的作用机制和疗效机理。另一方面,在临床上,多数中医医院和西医医院单设针灸科,但治疗病种多局限在“外经病”,如肌肉骨骼和结缔组织疾病等,对内脏病的介入较少,针灸的特色优势没有得到充分发挥。

事实上,认定一门学科是否能成为一级学科,2009年印发的《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设置与管理办法》列出了清晰的标准:

一是应具有确定的研究对象,形成了相对独立、自成体系的理论、知识基础和研究方法,已得到学术界普遍认同;二是社会对该学科人才有较稳定和一定规模的需求,具有其他学科人才培养不可替代的作用;三是应具有较长时间的科学研究基础和较宽的学科口径,一般应由若干个具有共同知识基础且相互衔接的二级学科组成;四是要具备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基本条件,如师资队伍、教学科研设施、课程体系和学术环境等。

对标这四项标准,刘保延一一做了解释。

——针灸具有明确且相对独立的研究对象,以经络、腧穴、刺灸为研究核心。针灸治疗与中医内服方药治疗在原理上有一定交叉融合,但在思维方法、理论体系、治疗理念上有诸多不同:比如与中医内服方药治疗强调“纠偏”、建构在脏腑理论基础上、侧重于补虚泻实不同,针灸治疗更强调“顺势”,建构在经络腧穴理论基础上,侧重于“通”与“调”,是一种非常独特的理论体系和技术方法体系。同时在科研上,针灸与解剖学、神经生理学乃至物理学科交叉较多,中医药学理论体系并不能完全覆盖针灸所需知识。

——社会对针灸人才具有稳定而广泛的需求。近8年针灸参与治疗的既有病种434种,其中运用强度增加的病种有358种。2019年,中医类医院和中西医结合医院针灸科门急诊人次分别达到2414.13万和100.21万,实有床位张数分别达到3.65万和0.10万张,充分说明了针灸有庞大的临床需求,需要更多的优秀人才。

——针灸学有可供归属的二级学科。针灸医学具有丰富的学科内涵,可划分为针灸基础、针灸临床、推拿三个二级学科。其中针灸基础可分为经络腧穴学、针灸解剖生理学、针灸临床方法学等三级学科。

——针灸学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成果显著。近年来,有关经络的研究主要在原始管道与经络关系、基于“面口合谷收”的循经选穴科学依据、经脉脏腑相关及其联系途径等方面取得了较大进展。腧穴研究方面也取得了一批重要成果。在人才培养方面,截至2016年,全国24所高等中医药院校,均开设了针灸医学的本科专业(针灸推拿学专业)。此外,设有针灸专业的西医高等教育机构13所,设有针灸专业的非医药高等院校10所,专门的针灸科研机构7所。自1956年首批中医药院校创办开始,已经培养了大中专毕业生13万余人,硕士、博士2万余人,针灸的人才培养规模和质量都具备成为一级学科的条件。

近日,《研究生教育学科专业目录(2022年)》新增中药、中医、针灸为一级专业学位类别,让行业为之一振。表明针灸已经成为理论体系相对独立、治疗技术特色鲜明、临床运用极为广泛、知识体系完善的应用型学科。


培养新时代针灸人才

针灸学科地位提升,对行业意味着什么?这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最显著的效应是能够促进针灸学科队伍建设。”刘保延强调,无论在哪个领域,人才都是发展的第一资源。世界一流学科的成长经验表明,一流学科的生成有赖于一流的学科队伍。针灸学科地位提升后,必将吸纳和培养更多的本科学、交叉学科的高素质人才,并形成由国医大师、院士、首席科学家等领路的老中青学科人才梯队,为学科建设、健康产业培养输送基础厚、能力强、素质高的针灸医学人才。

事实上,在这一点上,中医西医的认知是比较统一的。如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乔杰就曾公开发表过看法,认为在中国特色医学学科专业体系建设中开展针灸专业学位人才培养可凸显中医药学非药物疗法医学视角,能够进一步扩大针灸的海内外影响,提升中医药学科地位,建设更符合中医药特点与规律的人才培养模式和服务模式。

针灸大学科计划一直是刘保延念兹在兹的问题,当问及针灸学科地位提升是否会对针灸大科学计划的实施有所助益,刘保延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刘保延表示,针灸学科地位提升有助于针灸学科获得重大工程重大项目的牵引支撑。重大工程重大项目牵引能汇聚更多优质资源,吸引更多高层次多学科、交叉学科的人员参与,通过重大项目的实施培养高层次的针灸人才,这也是拉动学科快速发展、凸显学科优势,推进针灸现代化和高质量发展的关键。

“未来,我们将从针灸一级学科人才培养,首先从针灸专业硕士的培养角度,组织针灸领域以及多学科的专家,就针灸学科的未来发展做好顶层设计,要拓宽思路,吸纳生物医学工程等学科的思路和方法,在中医药理论体系的基础上完善针灸的辨证论治体系,将现代解剖学、神经生理等成果与针灸腧穴、经脉等结合,让产生于《黄帝内经》中的经脉、经筋、皮部等针灸基础理论得到深入和完善,要将物理、信息等领域的方法技术与针灸的刺灸方法有机结合,形成适应当今针灸发展的交叉学科,要让针灸学科的理论体系更加完善、更加有临床应用的指导性,要让针灸精确治疗的能力大幅度提升,同时有足够的高质量证据支撑,推动针灸从经验医学向循证医学的转化,同时还要说清楚、讲明白针灸的机制;针灸目前已经在世界上190多个国家得到传播应用,所以针灸外向型人才培养,也是未来发展的重要内容。总之,针灸作为中医药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学科地位得到提升后,将致力于做中西医优势互补的楷模,成为推进中医药现代化的先锋,成为建立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的桥梁。我们相信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在科技强国、人才驱动等战略的支撑下,针灸学科的高质量发展必将到来。”刘保延说。

世界针联2022世界针灸学术大会在新加坡隆重开幕

  2022年11月19日,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大力支持下,由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和中国中医科学院主办、新加坡中医师公会承办的“2022世界针灸学术大会”在新加坡莱佛士城会议展览中心隆重开幕。新加坡卫生部长王乙康,中国驻新加坡特命全权大使孙海燕,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席刘保延,新加坡中医师公会会长赵英杰等嘉宾出席本次开幕式并致辞。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黄璐琦院士通过视频致辞。新加坡中医管理委员会主席符喜泉、世界针联终身名誉主席洪伯荣、世界针联秘书长杨金生、中国针灸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喻晓春以及来自新加坡、印尼、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韩国、日本、美国、加拿大、西班牙、瑞典、德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14个国家的15位世界针联副主席应邀出席开幕式。


图片 1.png


  本次大会在第九个“世界针灸周”期间,以“弘扬中医针灸,护佑全民健康”为主题,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举办,围绕“中医针灸”作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创新以及世界卫生组织传统医学战略展开学术探讨。来自26个国家和地区的620余名专家学者参加会议。


图片 2.png

新加坡中医师公会会长赵英杰教授致欢迎辞


  新加坡中医师公会会长赵英杰教授在欢迎辞中指出,这是疫情爆发三年来,首次在新加坡举行的大型国际中医药盛会。多年来,新加坡中医师公会与世界各地中医机构合作,共同促进针灸医学的研究、发展和传承。相信本次大会在针灸医学的理论、方法、验证、未来的发展方向、传承和创新方面,能够进行深入探究,为人类健康做出更大的贡献。


图片 3.png

世界针联第十届主席刘保延教授致开幕辞


  世界针联第十届主席刘保延教授在开幕辞中向与会嘉宾表示热烈的欢迎。世界针联自成立以来,持续与各会员单位拓展交流与合作,并与国际组织、区域性组织、各国卫生部门、研究机构等保持密切联系,推动针灸在196个国家和地区使用;新冠疫情以来,创新打造在线针灸学术交流平台,提升服务会员、服务行业和服务社会的能力。针灸是中医药学宝库中的璀璨明珠,是中医药走向世界的先行军。中医针灸在临床、教学、科研和国际交流等方面都取得了明显进步,国际社会对中医药——尤其是针灸,抱有浓厚兴趣和大量需求。希望各国针灸同行携起手来,为推动中医针灸的传承创新和国际传播,更好地造福人类健康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图片 4.png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黄璐琦院士致辞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黄璐琦院士在致辞中指出,中国政府一直高度重视中医药工作,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新时代新征程中医药工作指明了方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高度重视世界针联平台作用,并将一如既往地支持世界针联工作。希望世界针联能够遵循中医药发展规律,守正创新促进传承发展;发挥引领作用,加强交流合作;统筹资源力量,推动以针灸为代表的传统医学更好融入各国医疗卫生体系,增进世界人民健康福祉。


图片 5.png

中国驻新加坡特命全权大使孙海燕致辞


  中国驻新加坡特命全权大使孙海燕在致辞中分享了自己体验针灸的故事以及对中医针灸的思考,中西医各有所长,只有在深入了解的基础上,才能共同解决人类面临的问题与挑战。中医是“中华文明瑰宝”,本次大会搭建了学术交流的桥梁,意义非凡,世界各地的会员和专家汇聚在新加坡,交流最新研究成果和实践经验,未来要探索更加行之有效的方法,将中医针灸文化的理念与内涵传递给更多的民众。相信中新双方未来能够在中医针灸科学领域有更多的合作与交流,让这项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更广泛的传承,让中医药及针灸更好地维护人民健康。


图片 6.png新加坡卫生部长王乙康致辞


  新加坡卫生部长王乙康在致辞中表示,中医药在促进健康以及管理疾病的价值已进一步得到国际认同,传统医学在新加坡卫生体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近些年,中医药和针灸普遍被新加坡民众接受和使用,新加坡卫生部也加强了规范和监管,并促进中医和西医相辅相成地为民众的健康做出贡献。他提出要利用循证医学证明中医药疗效,善用中西医综合优势建立可持续的医疗体系。希望未来搭建平台,让更多的西医学习、研究针灸。

  开幕式结束后,张伯礼院士、石学敏院士、仝小林院士、韩济生院士、吴以岭院士、刘保延主席、沈远东主席、林昭庚教授、德国Hedi Luxenburger教授、希腊Konstantina Theodoratou教授分别作主旨报告。本次大会设两个线下分会场,一个线上分会场,共计安排了近百位学术专家围绕中医针灸等传统医学的基础理论、科学研究、临床经验、专科应用、产品研发、成果转化、服务贸易以及文化传播等专题开展学术交流与研讨。


图片 7.png

张伯礼院士做题为《中医抗疫与文化自信》的报告

图片 10.png

石学敏院士做题为《“通关利窍”针刺法治疗脑干梗死吞咽障碍的临床研究》的报告

图片 9.png

仝小林院士做题为《态靶辨治—构建中西医融合医学创新之路》的报告

图片 11.png

韩济生院士做题为《针刺疗法研究中的若干问题》的报告

吴以岭.jpg

吴以岭院士做题为《络病理论体系构建及其应用》的报告

图片 8.png

刘保延主席做题为《推动针灸学科高质量发展的思考与行动》的报告

图片 12.png

沈远东主席做题为《中医药国际标准化发展现状与趋势》的报告

林昭庚.jpg

林昭庚教授做题为Acupuncture Needling Depth Research的报告

图片 13.png

Hedi Luxenburger教授做题为Integrating Acupuncture into Pain Therapy of Chronic Primary Headaches的报告

图片 14.png


Konstantina Theodoratou教授做题为Scientific Research Progress on Medical Acupuncture的报告


图片 15.png

会议期间举办中医申遗主题展


  会议同期举办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医针灸申遗12周年主题展,受到与会代表的广泛关注。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本次世界针灸学术大会是近三年疫情以来传统医药领域一场高规格、高水平、多学科、大规模的学术盛会,必将推动中医针灸高质量创新发展和国际传播。


图片 16.png

中国参会代表团合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