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针刺分三步 治瘫有三方——宋正廉临证经验

作者:宋正廉 来源:当代中国针灸临证精要 点击:3487次 更新:2022-05-23
  

  宋正廉,男,四川省巫县人,1926年12月生。1951年于湖北医学院毕业。曾任外、内科医师。1955年10月到卫生部中医研究院中医研究班,参加全国第一期西医学习中医班,二年半毕业,得银质奖章。毕业后,分配到中医研究院附属医院针灸科,并拜黄竹斋为师。1962年底,调针灸研究所任第一研究室副主任。对脑血管疾患、脊髓空洞症、脑炎后遗症、坐骨神经痛、颈椎综合征等,进行过临床研究和部分实验研究,先后发表20多篇学术论文,并参加编写了《中国针灸学概要》一书。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针灸研究所神经科主任、主任医师。   


  一、学术特点和医疗专长


  1.三步针刺手法

  (1)进针避痛:许多患者怕针刺的疼痛,注意手法操作,可以避痛。医者手法熟练,操作时做到“轻、巧、柔、和”,一般来说是不痛的。具体操作有三点:①捻转进针:右手将针轻轻接触消毒的穴位上,与皮肤垂直,捻转针柄角度在90度范围以内,捻转时要求作到全神贯注,手轻均匀,捻转缓进。②指切速刺进针:用左手拇指或食指的指甲,重切穴位上,右手持针快速刺入,适合1-1.5寸针。③挟持进针:用潮湿的消毒棉花球,挟包住针尖端,然后用左手拇食指用力捏紧,轻触到消毒的穴位上,消毒的右手拇食指,紧捏住针体距左手拇食指约0.5cm处,右手快速用力刺入皮肤,适合1.5或1.5寸以上的长针,针体粗细均可。或将消毒棉球包住针体尖端,留出针尖0.5〜1cm长,然后用右手姆食指捏住包棉花处针的下端,迅速刺入皮下。

  (2)针刺得气:①主要是运用手法操作,如捻转、提插、捣、弹、刮等来候气。宋氏常用捻转与提插两种手法相结合的操作方法,用来候气,此法操作流利柔和易得气,患者且感到舒服。②除手法操作候气外,针刺还应达到一定深度,特别臀部,大腿股部等肌肉丰满的部位。③若头部、面部及手指等处和肌肉浅薄部位,若针刺无得气感,可调整针刺深达骨膜面,即可出现得气感应电④若针腹部得气感不明显时,可将针刺达到腹膜或透过腹膜,即可以出现明显的得气感应。⑤若属红肿热痛的疮疖、麦粒肿、睑缘炎等浅表疾患,古人认为:“表证应浅刺”,那我们就可以将针用捻转的手法,把针捻入浅表的皮内,针感亦很敏感。

  (3)针刺补泻:针刺补泻与针刺刺激量强度有关,治病也和用药一样,必须按患者虚实,给予不同的药物和适当的剂量,治疗效果就好。古代针刺补法和泻法的不同点,主要取决于提插、捻转的频率、幅度、力量和时间。如捻转补泻,捻转幅度小、速度慢、时间短为补法,反之为泻法。又如提插,当针进到一定深度得气后,提时用力轻、速度慢,插时用力重、速度快、时间短为补法,反为泻法。若提插时,用力均匀,速度中等为平补平泻。宋氏在临床中常以刺激量为标准治疗效果一般比较好。除捻转、提插补泻而外,宋氏还用捻转、提插相结合的操作方法以及震颇的手法行补、泻和平补平泻的操作,用于虚实不同的患者,效果亦很好。


  2.治瘫三方

  治疗中风、偏瘫或其他瘫痪,主要穴三方:

  (1)头穴:百会、风池、通天、承光。百会为督脉经穴,诸阳之会,有平肝潜阳、镇静安神、通经活络、调和气血、升阳益气之功。承光、通天二穴,为膀胱经俞穴,部位在头的巅顶,属于足厥阴肝的部位,古人用此二六主治头痛、目眩、眩晕,故有养阴、平肝熄风、活血通络、止痛的作用。此三穴再与风池穴同用有祛风通络、活血止痛、养阴平肝的功效。

  (2)四肢穴:曲池、外关、合谷、环跳、阳陵泉、足三里、三阴交、太冲。合谷、外关、环跳、阳陵泉、太冲通经活络、调和气血,曲池、足三里、三阴交理脾和胃。

  (3)华佗挟脊穴:①上肢瘫;颈5、6,胸1、2。②下肢瘫:胸11、12,腰1、2、3、4。具有理脾和胃、祛风活血、疏通经络之功。

  以上治瘫三方,可以单用治疗,也可以选两方合用。对于久病疑难重症,也可采用三方合用的方法治疗。


  二、医案选


  例1:偏瘫(脑溢血)

  张XX,女,59岁,家庭妇女,1983年7月10日初诊。’

患者5日前头痛不适,烦躁易怒,手指麻,当天下午与孩子生气,头痛加重,6日出现左半身沉重,左手抬不起,麻木增重,头仍痛,左腿稍能抬,但站不住,去医院门诊测血压170/110mmHg,西医诊断:“高血压、脑血栓形成”。给障压药和镇静剂内脤观察,头痛减轻,但偏瘫如重。日左上肢全瘫,左下肢稍能移动,言语不清,伸舌偏左,因病不见好转牵针灸治检査:神志清楚,形体瘦,面赤,舌质红暗,苔黄薄,脉弦滑有力尺弱。血压160/100mmHg,左上肢全瘫,左下肢稍能移动,各关节均不能伸屈,咽反射减弱,伸舌偏左,左侧上下肢痛觉减退,左侧生理反射亢进,霍夫曼氏征(+),巴氏征(+)。辨证为肝肾阴虚,肝风内动,风中经络,气血不通而成偏瘫,治以养阴平肝,活血通络。

  处方:百会、通天、曲池、阳陵泉、太冲。

  治疗经过:头部穴加电针,手法以平补平泻,泻曲池、阳陵泉,留针30分钟。每隔日针1次。当日针刺结束,患者感到头部轻松,头痛消失。当针刺开始时血压升高10mmHg,留针期间血压下降。就诊3次时,左腿抬动度增大,上肢稍能活动,针6次时可屈膝,足踝佴不能动,左上肢能抬动。因头部有时出现跳痛,患者去崇文医院作检査,发现右側头顶侧有小血肿,属于“出血性偏瘫”。密切观察病情及血压情况下,继续针刺到15次时,左侧上下肢均能伸屈,唯手足指(趾)的活动仍不灵活。继续每周治疗2次,经两个月后,活动功能基本全恢复。在治疗中,因血压波动,大便干,苔黄厚,曾配穴天枢、足三里调理中气,理肠通便。

  【按】脑溢血患者初期要密切观察血压的变化,在针刺时血压波动在10mmHg以下针刺较适合。


  例2:痿证(脑炎后遗症)

  XX郁子,女,32岁,东京涉谷区八间町。1986年7月20日初诊。

  患者四肢全瘫卧床不能动13年。小时头部受过伤,突然发生持物不稳。1969年12月8日,在东京某医科大学作头部手术,术后左半身轻瘫,3天后高烧40度,持续3周,昏迷不醒,诊断脑脊髄膜炎,经治疗退烧后,四肢全瘫,二便失禁,眼球向下斜视。不几日,又合并肺炎高烧住院抢救。1975年高烧昏迷5天。1976年高烧昏迷时间较长,住院数月,长期鼻饲进食,小便失禁保留导尿管三年多,于1978年取掉,但仍有残尿和遗尿。1984年2月去医院住院作被动体疗三个月,四肢瘫仍无变化,四肢肌肉萎缩严重,双足内翻畸形,经常有癲痫发作,小便仍有遗尿,全身骨节酸痛,卧不安眠,饮食无味。检查:面色苍白,精神萎靡,舌质淡红,苔厚根部白腻,脉细弱,卧床不能移动,除右手能作曲伸外,其余左半身、右下肢全瘫,肌肉萎缩严重,双足畸形内翻,小腿及足趾肤色暗黑无光泽,痈觉减退,由于头、颈、肩、腰、踝、趾均痛,并常有抽搐发作,常服抗瘭痈、止痛药物。双下肢膝、跟腱反射消失,左上肢腱反射减弱,右上肢较活跃。另有视物模糊。患者术后感受外邪,高烧数次,神昏数周,邪入心包,心、脾、肝、肾、肺等五脏受损,气血亏虚,经脉失养,久之经络不通,气血不调,肤色暗黑无光泽,脾不健运,胃不受纳,久之肌肉萎缩,形成瘫痿证。治以健脾胃、调气血、通经络。

  处方:脾俞、胃俞、足三里、三阴交、百会、通天、心俞、膈俞。

  治疗经过:脾、胃俞用补法,通天、百会电针30分钟,足三里电计30分钟,其他穴亦留针30分,都以平补平泻手法。每3〜4天针1次。第一次治后3天头未痛,脑子清楚,睡眠好,有食欲,大便通,身痛减轻。第三诊时,舌胎由腻转薄,头身瘙轻,颈、脊、腰还有时痛,増加颈5、6,胸1、2挟脊穴,快速针,平补平泻手法,其余同前方。为了解除患者平时不治疗时的痛苦,教其母亲为她做梅花针治疗(部位:头、脊柱两側及痛觉感縝退区适当按摩、捏脊。经五次治疗,左上肢亦肌力增加,视物清楚,小便控制时向延长,胃纳香,睡眠转好,右下肢有些微动。10次治疗,患者头痛、颈、背、腰等处的疼痛消失,不需服止痛药,癲痫抽搐亦停止,双下肢及上肢肤色好转,足部暗黑色缩小,并能在床上坐住吃饭。从8月20日开始加强肢体功能活动,闳足有畸形,就边坐边活动腿。十三年卧床不能动的嫌疾,经四个月39次的针灸治疗,目前二便正常,自己能支架坐在床边,自己可以吃饭,双下肢彼、膝、踝关节均出现自主动作,预计纠正足的畸形之后是可以站起来走路的。

  【按】古人认为“治痿独取阳明”,矣先理脾和胃,使气血本源恢复,胃的受纳佳,脾的运化健,气血充足,经脉得养,经脉得通,气血调和,阴阳平衡,是瘫的要点所在。此外,患者主动配合活动,也是治痿证不可少的条件。


  例3:颈肩痛(颈椎综合征)

  山XXX,男,36岁,日本医学博士。1986年11月27日初诊。

患者因劳累发病,9月14日右侧颈肩痛,颈部活动受限,大搏指麻木,去整形医院牵引治疗,角颈托及脤药物,诊断为“颈5、6椎间盘突出”,一周减轻,后又出现颈肩痛、麻及指麻,颈部活动受限。检査:面色黄,形体一般,痛苦病容,舌苔白薄,舌质淡红,脉弦滑,左颈肩部有压痛。X线片:颈椎生理曲度变直,颈5、6椎向后滑半说位状。患者由于颈肩劳损,气血阻滞,络脉不通,而疼痛麻木,治以活血通络。

  处方:天柱、大椎、曲垣、曲池。

  治疗经过:手法以平补平泻,并用电针,针后痛减,但后伸时颈胸段仍痛,10月29日二诊,觉颈部活动轻快,手麻轻,颈后伸时背部痛,前方加胸1、2挟脊穴,行得法,留针30分钟并小剂量电刺激,针完后嘱患者作颈前屈后伸动作,痛感明显好转。并嘱患者每日作前后左右活动3次,以巩固疗效。11月1日,三诊,精神佳,睡眠好,颈部活动受限消失,唯拇指麻感。舌苔白厚,舌质淡红。康方中的曲池改手三里,加外关、阳溪,活血通络以除麻木之苦。11月4日,四诊时,肩背疼沉感消失,唯拇指偶尔麻,舌苔薄白,脉弦缓。继续用三诊时的处方巩固疗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