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国际专家抗疫大讲堂第二十六讲 金观源教授在线答疑汇总

作者:世界针联 来源:世界针联 点击:772次 更新:2020-07-01
  

  由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国针灸学会主办的「国际抗疫专家大讲堂系列讲座」第二十六讲邀请到了国际系统医学研究所所长,全美中医药学会顾问,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临床特聘专家,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基金评审专家金观源教授,主要介绍了针灸在抗疫过程中的优势作用,并根据介入时机的不同选择相应的治疗方案。在答疑环节,金教授解答问题汇总如下:

2.png

问题1:对比国内外新冠肺炎患者最常见的症状来看,除了发热、咳嗽、腹泻等症状外,在欧洲、美洲等各个国家许多患者还出现了嗅觉或味觉异常(丧失)症状,通常这些神经系统的问题是针灸治疗的适应症,向您请教一下针对这方面症状应该如何进行针灸治疗?


金观源教授:这个问题我在讲座中已提到,现在发现嗅觉和味觉的丧失是这个新冠肺炎的早期主要症状,它和发热、乏力、干咳同等重要,在6月4日《柳叶刀》刊发了英国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一项关于“味觉嗅觉丧失”的相关研究报告,“味觉嗅觉丧失”作为一个重要的症状用来筛选病人。这个症状在西方病人中非常明显,据了解,在新冠肺炎阳性患者中60%的人有这个症状;在嗅觉和味觉丧失的患者中,其新冠肺炎阳性率高达65%,所以新冠肺炎阳性患者有这个症状,这个症状的患者中有新冠肺炎阳性者,大概比例都在60-70%。这个症状有些能自愈,针灸的效果也是非常明显,在治疗中可以选取合谷、风池,或耳穴等,具体可参照如下:

嗅觉消失:只要在鼻周寻找反映点针刺,有立竿见影的反射效应。常见的鼻反映点如鼻通、迎香、四白、印堂,风池,还有合谷扎跳。

味觉减退:翳风穴区或耳甲腔面神经、舌咽神经分布区

五星针法:双侧迎香、鼻通(或四白),加印堂,共五针。

问题2:在预防和治疗新冠肺炎患者中,有关于针刺、艾灸、刮痧或拔罐等诸多疗法,您认为穴位注射是如何对新冠肺炎起治疗作用的,适用于新冠肺炎患者哪个阶段?您如何看待饱受争议的“微量苯酚穴位注射治疗”。

金观源教授:这个问题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我看在群里大家都有过很多讨论。这个问题其实是这样的,我在国内时使用过很多穴位注射,当时药物注射主要是维生素B1,B12、10%葡萄糖、安乃近、红花注射液等,那时候注射针用牙科的5号针,又细又长,非常好用,但是在美国,针灸师是不能用注射的,我们几乎没有用穴位注射,所以我想实际上首先要从穴位注射的作用谈起,穴位注射可以分为局部刺激和药物作用两个方面,穴位的刺激来自针头的机械刺激,还有药物理化特征的刺激。针头的机械刺激类似毫针针刺刺激,但是注射针较粗,刺激局部微创要比毫针明显,它一般带孔的;药物的理化成分的特性主要包括药物成分的渗透压,比如为什么用10%葡萄糖,就是用它的高渗透压,如果注射生理盐水相对效果就差,如果用中药注射液,需要注意调好酸碱度,对局部组织的刺激。

  穴位注射药物作用又分为局部作用和全身作用,高渗葡萄糖可以改变局部渗透压,松解局部的硬结,刺激性强药物如维生素B1,注射后有遗留针感,当然也包括安乃近或红花注射液的药理作用。这里非常有意思的是药物,穴位注射可以强化任何药物小剂量的作用。我们注射安乃近解热,用很小的剂量注射在一个合谷穴,很快高热的小孩就退热了,但是我们没有做过研究,没有看到穴位注射可以强化任何药物小剂量作用的证据比较,因为每个人感觉不一样,药物的使用个体差异很大,所以是不是注射一点点就能起到大剂量的作用,这方面没有相关研究证据。

  关于“微量苯酚穴位注射治疗”的问题,没有双盲证据说明苯酚可以预防病毒感染,虽然有人试过,但是现在你敢注射苯酚吗?给你注射了苯酚,让你马上去抗疫一线,你敢吗?没人敢。现在这个问题最大的疑点在哪里?如果小剂量苯酚注射就可以起到预防作用的话,那就不用提“穴位”(注射)两个字,因为人体全身处处皆是穴,应该注射全身任何一处都有效,就不要用“穴位注射”作为一种(方法),所以我认为如果一个药物需要靠穴位起作用,这种药物的作用多半是不足信的。穴位刺激确实可以通过药物注射来实施,这是肯定的,这是穴位注射的本质,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用10%葡萄糖,对穴位可以起到加强刺激的作用,而不是靠穴位刺激来强化这个药物的作用,所以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解释。

问题3:新冠肺炎患者的肺部炎症易导致其氧合功能变差,使得病情进展快,针灸是否可以有效减轻“炎性反应因子风暴”危险?如何进行选穴、治疗频率和疗程?

金观源教授:新冠肺炎患者的死亡原因主要是炎性反应因子风暴,针灸可以双向调节免疫反应,一方面是提高先天免疫力,另一方面就是缓解炎性反应因子风暴,而且后者的作用明显强于前者,所以可以降低死亡率。在动物(小鼠)实验中较容易做到,针灸不论是早期干预还是后期干预,都可以有效地减少感染小鼠的死亡率,所以对“炎性反应因子风暴”有大量的动物实验证据,以及临床上有一些小样本有效证据,尽管这些败血症不是由于新冠病毒导致的,只是由于内毒素导致的,但是治疗机制和方法是一样的,选穴可以取足三里、合谷、耳穴迷走神经等,这些都是在临床中被证明有效的穴位。

问题4:感谢您深入浅出地讲解针灸治疗新冠肺炎的优势,以及其介入时机与方法,我们都知道目前针对新冠肺炎治疗没有特效药物,确实如您所讲针灸治疗新冠肺炎有这么多优势,但还没被完全应用于临床来展示推广,在面临各国对于中医针灸法规政策障碍下,如何让针灸更有效地助力于全球抗疫,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金观源教授:关于这方面我有三个感想。第一,在这种情形下针灸医师一定要提高治疗内脏疾病和急诊病的本领(水平),不能仅仅限于针灸镇痛治痛,也就是说我们要进一步懂得内脏疾病的发病机制、急诊的处理原则,我们中医不能只限于中医本身的一些知识。即使用的是纯中医,对这个疾病病情的了解必须是全方位的,否则面对ICU重症抢救时会耽误病情,这是现在需要加强和提高的一方面。

  第二,需要加速针灸的现代化发展,要学会用现代的语言去表述针灸的机理,要使大家都听得懂,这也是我们团队一直在努力的方向。我在海外给西医协会、牙医协会等许多西医医生做过很多讲座,在反馈中他们表示听了我的报告就相信针灸是科学的,所以我认为要用现代的语言去表述针灸的知识和作用,以及针灸的推广,让更多的民众听得懂中医针灸,相信中医针灸。比如针灸可以抗炎,是什么炎症?不管是细菌性炎症、病毒性炎症,还是非感染性的炎症,针灸抗炎都有效果,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细菌性炎症中的阑尾炎,可以针刺阑尾穴来迅速消炎。这次新冠肺炎也是一种感染性的炎症,还有非感染性炎症,如创伤、关节炎,做非细菌炎症,针灸效果更加明显。所以我建议要用现代的语言来表述针灸,我愿试图用现代语言来进行描述,向大家介绍针灸的抗疫作用。

  第三,训练西医来实施针灸,特别是ICU医生,在这种紧急情况下,中医师就很难进入ICU病房。比如头皮针可以治疗那些中风、急性中风病人,如果西医医生学会针灸,就可以及时使用针灸来解决紧急病情。对西医医生进行中医针灸教育,首先要有现代语言来表述针灸理论的相关教材,然后在培养医生要加强这方面的课程课时。现在西医医生学习针灸仅几十个小时,相对而言课时太少了。所以建议国内中医院校的教学要强化一定的西医教学,在西医院校要强化对现代中医知识的课程。其实现在现代西医对针灸已经开始了SPARC计划(Stimulating Peripheral activity to relieve condition,SPARC), 刺激外周神经减轻症状,对外周神经的各种刺激法,完全是类似我们的针刺疗法。所以当传统针灸面临新替代的挑战时,如干针、SPARC计划,那么我们针灸还剩哪些?这就是我的担忧。

问题5:刚才您提到电针内关可以治疗炎症反应,因为内关穴同时也是治疗恶心呕吐的经典穴位,在治疗恶心呕吐的症状时,刺激频率和手法与抑制炎症反应有何不同?治疗时机如何选择?

 ——侯渊涛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麻醉科

金观源教授:这个问题提得很好,我们常用内关穴来抗炎,也是用来治疗恶心呕吐的经典穴位,其实它们的作用机理是一样的,主要通过刺激副交感神经来实现调节机体。我们通过针刺内关穴,来刺激内关穴位皮下的正中神经,刺激皮肤皮下都会有类似的效果,对呕吐恶心症状,刺激弱一点就会效果很显著了,如果是要抗炎的话,刺激强度要相对大一点,可以接上电针,有实验证明了抑制炎症反应需要刺激强度大一点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