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国际抗疫专家大讲堂 曹洪欣教授在线答疑汇总

作者:世界针联 来源:世界针联 点击:693次 更新:2020-06-24
  

  由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国针灸学会主办的「国际抗疫专家大讲堂系列讲座」第二十讲邀请到了中国中医科学院原院长、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曹洪欣教授,联系诊疗实践,为我们讲解新冠肺炎的中医证治。

  曹教授讲解了中医防治疫病的历史积淀,提到古代疫病流行分布与理论创新及人口增长的对照研究显示,中医理论保证了中国古代的人口增长和中华民族繁衍生息。在近年来的SARS、H1N1、新冠肺炎等疫病中,中医药高治愈率、低死亡率的确切疗效得到证实。特别是以治人为核心的理念与中西医优势互补结合,方案指导与个体化防治结合,临床救治与科学研究结合,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中医防治疫病的特色优势在于几千年形成的理论、方法和技术;理论传承创新和指导实践并举;中医对疫病的认知模式。

  曹洪欣教授在远程会诊中根据症状和舌像进行诊断,总结了发病的三种形式:感而即发、感而后发、愈后复发。致病特点概况为“暴戾猛烈、传染性强,疫毒性寒、抑遏阳气,挟湿化痰、痰湿阻肺,化火致瘀,损阳耗气伤阴”。曹教授由此提出了透邪解毒法、宣肺益气、扶正祛邪;祛邪与扶正并用,预防与治疗并举。他还与我们分享了典型病例和处方,讲解了痊愈出院后的治疗要点。在答疑环节,曹洪欣教授解答问题汇总如下:

问题1:抗疫中使用的几个中药方,从现代医学的药理学角度来看,是从哪几个方面发挥了疗效?

——中国-葡萄牙中医药中心主任 颜春明

曹洪欣教授: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集中几位院士等专家的智慧,通过把握新冠肺炎疫情情况,形成了“三方三药”,并及时应用到抗疫一线,使中医药直接参与抗击疫情中,而且把科研与临床救治相结合,在临床治疗时开展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的科学研究,相关研究工作还在进行中,根据中医对新冠肺炎的认识,所选择的治疗方案,首先是证实疗效,救治病人。同时开展相应的实验研究工作。然而由于中药复方的复杂成分,如中医一个方剂里有效成分上百个,是多成分、多靶点、多途径发挥作用,而不像西药一种有效成分,药理作用十分清楚。因此中药复方的药理研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从临床治疗分析,中药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理作用,在退热、调节免疫功能、抗病毒方面疗效确切,具体药理作用环节与机理都还在研究过程中。

关于中医有效方的药理研究,因为中医是根据病人病情变化中发现问题来直接用药,取得疗效后再研究药理、机理等,目前相关研究文章陆续发表,至于哪个药发挥作用以及发挥作用的机理等正在研究中,所以目前还不能直接从现代医学药理学角度来说明哪个药的有效物质基础,如甘草酸等的靶点、免疫调节作用等,这些应该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研究,但最后是能够揭示这些复方中药的作用机理。

问题2: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目前中国抗疫已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感谢您带领专家团队和中国志愿医生团队为海内外很多新冠肺炎患者进行远程诊疗,这种远程诊疗方式在攻克新冠肺炎疫情中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在诊疗中您觉得海外新冠患者与国内新冠患者对比,在中医证型和症状上有何异同?远程诊疗中需要重点注意患者的哪些方面或症状体征?

——新加坡华人中医师 李医师

曹洪欣教授:在中国,中医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刚才讲座提到两个百分之九十,一个百分之九十是中医药参与比例,一个百分之九十是中医治疗总有效率。按疫病诊疗标准来看,咽拭子病毒核酸转阴性,肺部炎症基本消失,以及患者后期(康复期)中医治疗更有优势,整个治疗过程中医药发挥了重要作用。

通过远程方式介绍中国防控疫情特点,中西医结合治疗方案,让更多的专家学者了解中医诊疗作用,对疫情防控具有积极意义。我们通过远程诊疗,能有效补充国内一线诊疗的需求,对国外,诊疗有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等国家的新冠肺炎患者,能有效发挥中医药作用。我的学生在国外也都用中医方法来治疗当地患者,我认为中医治疗新冠肺炎这种疫病的共同点是解毒。无论是白种人、黑种人、黄种人,注重观察疫病症状变化,特别是符合中医诊疗特点的症状,一是要问诊患者自我感觉,这个感觉不是指单纯发热与体温,比如我对一个美国患者进行问诊,患者自诉发热39度,我(医生)问他冷不冷,中医一定要问患者恶寒怕冷的程度,是发热就怕冷?还是发热与怕冷交替,还是只发热不怕冷或只怕冷不发热?我们设计关于这些感觉症状的观察表,来记录分析,有利于中医诊断用药;第二是问诊患者乏力和咳嗽的情况;第三个要看患者舌象,无论什么种族人、哪个国家的患者,自身的舌象变化是最本质的,观察患者舌象前后变化就能反映出疫病的发展变化特点。所以我们远程诊疗体会,国外患者发高热就要住院,但是用中医治疗发热,很快就退热了,一旦退热患者就见到了希望,随之其他病情症状改善会越来越好。所以我建议海外的中医同仁们,可以大胆使用中医治疗,疗效是非常满意的。

问题3: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需要保护,但是目前海内外存在盲目购买和服用的情况。请问您认为怎么样才能更好地保护运用好中医药呢?

——比利时中医药联合会会长陶丽玲

曹洪欣教授:我不主张盲目地购买和服用药物,建议一定要在医生的指导下用药,中医非常讲究用药适应症。对于新冠肺炎的预防和治疗,应在中医医师的指导下进行,单纯地根据媒体报道就盲目地大量购药用药是不合适的。比如预防,现在预防方主要分为几个类,有益肺固卫的玉屏风散,养气阴的参麦汤,祛湿为主的藿香正气,以及扶正祛邪金柴饮等方药,这些药都要在医生的指导下服用。如果身边没有医生可咨询指导,也要根据药方的适应症,自身的体质(无论是按五行体质或者气血阴阳分均可以)去选方用药,是十分必要的。

问题4: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医治疗总结出很多有效方药,除了“三方三药”——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之外,还有一些中医专家在抗疫实践中总结出自己团队的有效良方,在没有临床对照研究的情况下如何评价这些中医方药?

——美国华人中医师 陈医师

曹洪欣教授:这是从临床科研角度提出的问题,当疫病爆发流行时,首先,救治是当务之急,从医学伦理上我们先救治患者,科学研究应该放在第二位,那么这次“三方三药”都是在救治与研究同步进行中筛选出的有效方。这几年中国中医行业非常重视应用循证医学和真实世界方法开展中医药治疗疾病临床研究,但是对于疫病有一定难度,因为疫病流行很快,治疗过程时间紧,治疗时要么很快治愈,要么很快进入危重症,应该说这是采用“随机双盲”方法的局限所在。在今后随着对这些方药研究的逐步深入,比方说动物模型造模成功后,采用“随机双盲”的研究可继续深入下去,应该说这是可行的。总的来说,在疫病流行期间,确实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急,这时就不可能去为了科研而科研,在这方面我们国家处理比较好,首先就是把可做科学研究的范围与临床救治有机结合,其次是进一步深入研究,比如动物造模研究、病理药理研究、作用靶点研究等进一步科学探究,这是一个逐渐深化的过程,目的是形成真正有效的治疗方法,揭示其作用机理,对未来防治疫病中医药发挥作用具有积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