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同舟共济,群扬岐黄–瑞士中医药行业联合会成立大会纪实

作者:世界针联 来源:信息部 点击:708次 更新:2019-05-05
  

  2019年3月30日下午,瑞士中医药行业联合会成立大会在瑞士首都伯尔尼伯尔尼顺利举办,发起人有瑞士华人中医药学会,瑞华中医研学会,瑞士中西医结合学会,中国 – 瑞士中医药 中心(苏黎世),中国 – 瑞士中医药中心(日内瓦),瑞士高等中医药学院等六家瑞士中医药学会及机构,中国驻瑞士大使馆经商处吴景春参赞等领导出席并发表讲话,60多名中医从业人员代参加了大会。

封面摄影万国忠

  2019年3月30日下午二点,主持人瑞士中西医结合学会会长马仁海宣布瑞士中医药行业联合会正式成立,会场掌声雷鸣。

中国驻瑞士大使馆经商处吴景春参赞等领导出席并发表讲话

瑞士华人中医药学会会长靳丽霞女士致辞  

  首先缅怀已故吴学章会长,11年前,在中国驻瑞士大使馆的关注下,他的率领大家将散落在瑞士各地为数不多的中医珍珠用学会这根金线穿在了一起,组织成立瑞士华人中医药学会,迈出了艰难而又具划时代意义的第一步当时的中医情形,用一个一个瑞士当地专业组织的负责人的话说:中国中医师不可能进入瑞士专业组织的领导层!现如今,幸遇祖国从繁荣走向昌盛,从大国走向强国的时代,得益于中瑞自贸升级谈判的良机,以及大使馆和商务处的关心,我们这些在海外求生存的炎黄医者,再次聚首,同门同宗,同心同德,必怀大慈恻隠,普救含灵之心,施杏林袪疾之手,不辱医者使命,共创瑞士乃至欧洲灿烂的岐黄未来!

  瑞士有着优于其他欧洲国家的宽松政策和人文环境,是发展中医的沃土,也由于各种原因,在中医蓬勃发展的过程中也出现了令人担忧的局面。呼吁所有的中国中医组织和个人,每一个热爱祖国医学的同道们,能够珍惜这样的环境,以医者良相的标准要求自己,自律自持,自尊自爱,自觉维护祖国医学的形象,自觉遵守驻在国的法律法规,以实际行动保护这片沃土,保护我们中医师生存的环境,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发展中医,真正让中医融入瑞士当地社会,为瑞士人民的健康服务,为中华中医文化争光添彩。

  联合会成立后将致力于维护中国中医师的合法权益,并为争取中国中医师的合理待遇和话语权而努力做一些实质性的工作,同时将在规范瑞士中医行业市场和运行机制中做一些尝试,与此同时进一步促进和加强中瑞双方在中医药领域的合作,为中医药在瑞士的良性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瑞华中医研学会会长巩晓阳博士宣读瑞士中医药行业联合会大会章程

董红光博士汇报关于中国瑞士中医药日内瓦中心与与中国政府合作以及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领导调研的情况。  

  2018年5月,DONG SA博士与世界针联(WFAS),深圳市中医院和陕西中医药大学合作,申请并获批承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2018年国际合作专项“中国 – 瑞士中医药中心(日内瓦)“,旨在以东博士为基地建立示范门诊或医院,重点突出肿瘤支持,运动损伤与运动医学,疼痛和生殖医学等四大病种的临床特色,探索开展中西医结合理论与实践研究,吸纳项目,规范诊疗,建立中瑞合作示范区,开展中医药基础教育,技能培训及学习交流。

  2018年12月4日上午,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书记余艳红一行对瑞士日内瓦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进行友好访问并出席中医教育,中西医结合临床及中医药质量控制研讨会。下午,中国 – 瑞士中医药中心(日内瓦)揭幕仪式举行。世界卫生组织,瑞士政府和多国大使高层官员以及医疗界专家教授出席并见证了这一盛事。

  2018年12月5日,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余艳红率陕西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书记刘勤社,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司司长王笑频,世界卫生组织传统医学部官员刘嵚等一行,对中国 – 瑞士中医药中心(苏黎世)进行调研,在瑞士康复医院AndréG。Aeschlimann教授和中心瑞方主任李一明陪同下,参观考察了中心旗下的瑞士第一家中西医结合住院部,并与Bad Zurzach市长Reto S. Fuchs,Bad Zurzach + Baden健康促进基金会主席Dr. iur。 Beat Edelmann,基金会总经理兼明道中医集团董事长Rainer Blaser等座谈交流,分享中医药事业在中国的最新进展,共同探讨中医药国际合作的方向,广泛听取中医药海外发展方面的意见和建议。

  在此之前,2018年11月19日,余艳红书记在听取“关于瑞士中国自由贸易协定 – 与中医药协会对话”的会议情况和瑞士中医药联合会筹备工作汇报后,肯定了瑞士中医药行业团结一致争取权益的行动,要求中心发挥桥头堡作用,并诚挚邀请出席对话会议的瑞方部门代表去中国访问,促进互学互鉴,深化中医药合作。

  

  瑞士高等中医药学院院长李一明博士关于把中国中医师纳入瑞士大学层次医务人员注册管理的建议,详细叙述了瑞士中医药行业的现状,存在的矛盾问题以及如何解决的提议,得到了与会人员的共鸣。

  瑞士中医的现状

  中医药在中国的应用已超过2000多年的历史,已经建立了与西医药学相媲美的中医药科学教育培训体系,目前拥有42所与西医药学教育培训体系相同的高等中医药院校;中医本科包含1998个学时的现代医学基础教育,涵盖了西医学士学习内容,更包含了中医针灸专业内容4818个学时。完全符合瑞士联邦大学医学教育法教育和培训的目标,而中国中医师所具备专业技能,也具有“在国际竞争中的能力”,对中医领域来说,最高水平的论文或著作是中文撰写的。因此,中医药高等教育培养的中医师更能代表瑞士乃至世界中医专业水平。

  随着世界中医热的兴起,英美欧盟等国家看中医已是很普遍的事了,在瑞士的中国中医师因为具有高等教育背景,能够代表瑞士的中医专业水平。瑞士不愧为“创新之国” ,瑞士的创新不仅体现在能力上,更是在理念上先人一步,如2007年将整脊疗法接纳入大学层次医疗卫生职业系列,并直接认可16家外国整脊高等院校的文凭,瑞士又一次走在欧洲的前列。而创新也是中华民族最鲜明的禀赋,2016年4月,瑞中两国建立创新战略伙伴关系。瑞士多个组织及团体支持将中国中医医师的治疗纳入基本保险。瑞士医学会中医针灸协会(ASA)在2017年6月8日的年会报告中提到,瑞士健康医学总会(OdA Sante),红十字会,卫生管理部门支持将中国中医医师的治疗纳入基本保险。瑞士补充医学总会(DAKOMED)W。Studeli向时任瑞士联邦副主席兼内政部长阿兰·贝尔(Alai) n Berset)致信,提议将中国中医师的治疗纳入基本保险。中医药在瑞士已广泛应用20多年,它的临床有效性,经济性和精准性获得多方的认可。1999年中医药被暂时列入瑞士基础医疗保险范围。

  2009年年瑞士全民公投中以67%的支持率通过中医药进入基础医疗保险的议案。瑞士医学高等院校开设了中医课程,同时很多学生前往中国的中医药大学留学深造,并获得了中国的高等教育文凭(医生学位,硕士和博士学位)的留学生返回瑞士行医,其中一些人已经成为瑞士中医药行业的中流砥柱。目前大约750名医生拥有中医针灸证书。

  随着世界中医热的兴起,英美欧盟等国家看中医已是很普遍的事了,在瑞士的中国中医师因为具有高等教育背景,能够代表瑞士的中医专业水平。瑞士不愧为“创新之国” ,瑞士的创新不仅体现在能力上,更是在理念上先人一步,如2007年将整脊疗法接纳入大学层次医疗卫生职业系列,并直接认可16家外国整脊高等院校的文凭,瑞士又一次走在欧洲的前列。而创新也是中华民族最鲜明的禀赋,2016年4月,瑞中两国建立创新战略伙伴关系。瑞士多个组织及团体支持将中国中医医师的治疗纳入基本保险。瑞士医学会中医针灸协会(ASA)在2017年6月8日的年会报告中提到,瑞士健康医学总会(OdA Sante),红十字会,卫生管理部门支持将中国中医医师的治疗纳入基本保险。瑞士补充医学总会(DAKOMED)W。Studeli向时任瑞士联邦副主席兼内政部长阿兰·贝尔(Alai) n Berset)致信,提议将中国中医师的治疗纳入基本保险。中医药在瑞士已广泛应用20多年,它的临床有效性,经济性和精准性获得多方的认可。

  1999年中医药被暂时列入瑞士基础医疗保险范围。2009年年瑞士全民公投中以67%的支持率通过中医药进入基础医疗保险的议案。瑞士医学高等院校开设了中医课程,同时很多学生前往中国的中医药大学留学深造,并获得了中国的高等教育文凭(医生学位,硕士和博士学位)的留学生返回瑞士行医,其中一些人已经成为瑞士中医药行业的中流砥柱。目前大约750名医生拥有中医针灸证书。


瑞士中医现行管理中出现下列问题  

  1.关于中医师名称

  来瑞士工作,认证时被要求提供中国中医药大学文凭,医师执业资格证;瑞士移民局要求雇主至少提供瑞士住院医师级别的薪水待遇。然而中国中医师在瑞士被纳入普通治疗师管理范畴,且被多个州明令禁止使用中医师(TCM-Arzt /Ärztin)的头衔。

  2.关于医疗保险

  自2017年8月1日起,只有专科医生(Facharzt)在取得替代疗法资格证书后所治疗的患者才能从基本医疗保险报销。中国中医师在瑞士被纳入大学层次以下医务人员管理,被按照治疗师对待,提供的诊疗服务只能从附加保险领域偿付,导致很多瑞士患者患者无法从基本保险偿付,因此也就无法获得中医专科医生的诊疗服务。而与此对应的是,瑞士专科医师通过360个学时的中医针灸学习,就能从事中医针灸诊疗并从基本保险偿付。

  3.关于语言门坎

  瑞士中国中医师进入瑞士健康领域服务20余年,许多优秀中医师经历了良好的学院和师承教育,并积累了丰富的临床实践经验,通过努力取得瑞士长期居留和国籍,并自行开业多年,已用自己的专业工作融入瑞士当地社会,而更多的中医师在中医师+翻译的工作模式下,排除了语言能力的障碍,发挥了优质的诊疗水平,获得瑞士患者的广泛认可,也得到了保险公司的认同。因此,要求中国中医师在短期内精通一门外语并通过中级语言考试,实属不易也无必要。

  期望与建议

  1.把中国中医医师纳入瑞士大学层次医务人员注册管理。为了与中医治疗师区别,应当授予“中医医师”的头衔。

  2.通过认证注册的中国中医医师所诊疗的患者可从基本医疗保险偿付。

  3.依照新老政策合理衔接,平稳过渡的国际惯例,放宽“语言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