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国际针灸教育发展概况与思考

作者:孙梦晓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1240次 更新:2018-08-30
  

王静芝1,2,王 华1,2,梁凤霞1,2,吴 松1,2,杜艳军1,2,张晓明1,2

(1湖北中医药大学针灸骨伤学院,湖北武汉 430061;2针灸治未病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湖北武汉 430061)

摘要:针灸教育和针灸国际化发展存在一种相互支持的关系,针灸教育的发展需要针灸国际化发展的推动,针灸国际化发展离不开针灸教育的支撑,二者协同发展会带来针灸发展的双赢局面。通过比较研究国际针灸教育的现状及特点,探讨针灸国际教育面对的问题及改进途径。

关键词:针灸国际化; 针灸教育; 协同发展

Profile and Consideration of International Acupuncture Education Development

WANG Jingzhi1,2,WANG Hua1,2,LIANGFengxia1,2,WU Song1,2,DU Yanjun1,2,ZHANG Xiaoming1,2

(1 College of Acupuncture Moxibustion and Orthopaedics, Hubei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Wuhan 430061; 2 Hubei Provincial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Center of Preventive Treatment by Acupuncture and Moxibustion, Wuhan 430061)

Abstrac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cupuncture education and acupuncture internationalization development that is mutual support. The development of acupuncture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mote the acupuncture education development, meanwhile, the acupuncture internationalization development cannot leave the support of the acupuncture education. The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of the two leads to the win-win situation acupuncture and moxibustion. By means of comparative study on the current situation and characteristics of international acupuncture education, 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problems and ways to improve the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Key words: Acupuncture internationalization; Acupuncture education; Collaborative development

       随着社会的发展,中医针灸在维护人类健康和防治疾病方面的重要性越来越突显,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普遍关注和重视,中医针灸被众多国家认可和接受。据不完全统计,世界上至少有四十多个国家开设了中医针灸相关课程教育[1]。本文通过对国际针灸教育现状的全面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将国际针灸教育的现状及特点进行概括、分析与总结,从中找出目前国际中医针灸教育中存在的教学内容、教学模式等诸多问题,针对这些问题,提出相应解决问题的建议与对策,促进国际中医针灸教育更好更快的健康发展。

1.国际针灸教育发展现状

1.1北美洲(美国、加拿大)医针灸教育概况

1.1.1美国中医针灸教育现状

       20世纪70年代开始,中医针灸大规模进入美国,以针灸诊所为主体在诊所边学习边实践的师带徒形式是当时针灸教育的主要形式形式。80年代初美国开始出现了小规模的中医学院,至90年代,中医学院在美国开始全面发展,1996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全美替代医学研究中心设立了中医博士后的项目。中医教育逐步进入著名医学院校的课堂、西医医院和大型医疗中心,医学课程被越来越多地纳入西医继续教育课程。到2013为止,全美已有62所学校/学院获得针灸和东方医学认证委员会的办学资格和/或相关教育项目的认证,主要分布于美国东西部海岸线的各个州,其中加州、纽约州、佛罗里达州占据了美国专业针灸学校或机构的46.77%,是专业针灸教育的中心[2]。

       目前,美国中医教育机构以是私立办学为主,且办学规模不等。主要包括①独立的中医学院,即专业的针灸教育;②西医医学院里的中医教育部门;③面对西医医师及护士等的中医继续教育课程;④NIH的中医博士后项目四种主要教育形式,并以学制2~3年的针灸硕士教育为主。各教育机构所使用的针灸教材大多为中国高等中医院校统编教材及其翻译本。近年来美国也开始有自己较好的针灸英语教材供学生选用。中医部分的教师主要来自中国,近年来不少中医学院也聘请已通过州政府设立的执业医师考试并取得执照的中医学校毕业生作为师资。

1.1.2加拿大的中医针灸教育现状

       中医与针灸是在19世纪随华工修铁路而传入加拿大,直至20世纪70年代,这种医疗实践的主体依旧是华人。上世纪的80年代是加拿大中医针灸教育的萌芽期,1984 年加拿大针灸和东方医学院(Canadian  College  Acupuncture  and  Oriental Medicine) 在加拿大东海岸卑诗省维多利亚岛建立,是加拿大的第一所针灸临床教育机构它是位于。到90年代开始,针灸进入西医院和大型医疗中心,并越来越多地纳入西医继续教育课程中。目前,加拿大现有经审核认证的中医针灸临床教育机构13所,还有待审核认证的中医针灸学校六所,遍布加拿大的五各省。中医针灸教育的种类包括了师带徒教育、专科教育、本科教育、继续再教育和与中囯中医药大学联合培养的学位教育。加拿大中医针灸机构基本是私立的,以临床教育为主,名称各不相同,包括学院( College )、学校(School)、研究所(Institute)或研究院(Academy)等,且规模大小不一,但已成为培养加拿大针灸师和中医师的主要来源。中医针灸毕业生绝大多数进入私人诊所行医[3]。

1.2欧洲各国中医针灸教育概况

1.2.1法国中医针灸教育现状

       从1671年法国出版了《中医秘典》,是欧洲诸国中最早引入中医文化历史的国家。到1934年Soulie De Morant编辑出版第一本法语针灸教材《真正的中国针刺术》。再到1946年“法国针灸中心学院”的创立,法国开启了正规的针灸高等教育。20世纪后期,波尔多大学、蒙彼利埃尼姆大学、里品大学、马赛第二大学等6所医学院正式开设针灸系统课程。西医医学博士或西医学院高年级学生才能被批准入学。法国的中医药教材中针灸学科的教材,主要参照中国大陆的各种版本的正规教材翻译后成为他们的教材。学制三年,包括基础医学教育、针灸理论与疾病诊断教学,和临床实习,学生以论文形式作为毕业考核,并可得到官方认可的文凭[4]。

1.2.2英国的中医针灸教育概况

       Worsley针灸学院是英国的第一所针灸学院,由Jack. R.于20世纪60年代创立,开启了针灸在英国的教育历史。1975年,国际东方医学注册所(IROM)在英国国际东方学院获批成立,此后,IROM成为全欧洲的中医学术交流基地,欧洲境内的针灸师、中医师常常在此举办交流论坛。1996年,WestministerUniversity开始设立3年制的针灸文凭教育;1997年,Middlesex University和北京中医药大学联合设了5年制的中医学专业文凭课程。从2000以后,许多英国大学的医学学院开设中医学选修课程作为替代医学教学中的一部分。据UCAS (英国大学入学服务中心)的数据显示,截止2007年,有22%的医学类大学,共计11所,设了中医类的本科及硕士课程,这些都是受到国家承认的文凭类教育课程。

教师主要是从中国大陆过去的中医类专业人才,少部分是來中国进修后获得相关文凭的英国本国人。从教材的编写和引进程度来看,中国的中医类教材的双语版或翻译版成为了英国中医类教育用书的主要来源。近年来,英国对针灸教育教材愈发重视,编篡出版了许多各种专科疾病类的教材和读本,其中包括了最新的科学研究成果,注重将现代医学的研究成果与中医传统内容相结合。

       BAAB (英国针灸专业评审委员会)于1990年成立,是英国最大的针灸教育系统资格认证和评审机构。各类找中医教学机构的教学计划必须通过BAAB的指导和评定。学生学完毕业后直接成为英国针灸协会会员,并获得行医资格[5]。

1.2.3德国中医针灸教育概况

       20世纪70年代慕尼黑科技大学开展针灸讲座,中医针灸逐步进入德国教育系统。自上世纪80年代始,中医针灸教育以官方学校教育、社会力量办学与普及教育等形式逐渐开展。90年代中期,有18所医学院校开设针灸课程,包括选修课、必修课与系列讲座。2003年5月,中医针灸继续教育条例由德国医学会制定并颁布,将针灸教育列为医学继续教育的必要组成部分,对教学内容、必修学时和考试形式等细节做出了明确规定。

       在德国,要接受具有国家承认学历的针灸文凭教育,要求学生必须具有现代医学基础,或具有西医执业医师才有资格开始中医学课程的学习。针灸教育教学在德国中医教育中相对完善,课时较为充分,但由于语言及文化背景等因素,中医基础理论教学较为薄弱,很多本国院校与中国中医院校开展合作办学,举办短期培训,以弥补他们的不足。针灸教材在德国较其他中医教材更为成熟,多是由中国的教材翻译而成。在德国,还有众多的中医药、针灸的行会及社会教育机构开办多种形式的学习组、培训班、研讨会等,广泛地开展着中医药文化和知识的传播工作,并且德国媒体也对针灸给予关注,制作了科普专题片等对其进行介绍,进一步推动了中医文化的传播和扎根。

1.3亚洲(香港、日韩、澳大利亚)各国中医针灸教育概况

1.3.1香港中医针灸教育概况

       香港回归后,各大学开始举办全日制的中医课程,作为合法进行针灸临床操作的前提。而中医课程内容的设置主要参考大陆个中医药大学的相关课程设置。为了能让香港的使中医与西医融合,2012年起此课程为六年全日制双学位课程,包含16个月的实习时间。课程设计强调中西医学并重,涵盖基础科学、中西医的基础理论知识及临床训练。课程内中医学科与西医学科(包括生命科学)的比重约为7:3。针灸学基础、针灸学实验和临床针灸学三门课程在三年级开课。目前,只有注册医生、注册牙医、物理治疗师可临床使用针灸。

1.3.2日本中医针灸教育概况

       公元6世纪针灸从中国传到朝鲜和日本,经过千年的发展,如今针灸在日本早已是家喻户晓,应用针灸疗法预防保健、延年益寿也是民间共识。相应的针灸教育也获得了长足的发展。日本的针灸教育从办学规模大小不一,主要包括(1)大学,全日制4 年。(2)短期大学,关西针灸短期大学和筑波技术短期大学2 所,均为全日制3 年。(3)盲校:日本有多所盲人针灸学校,大约80所,系为盲童、重度弱视儿开办的学校。(4)针灸专科学校占针灸培养机构的绝大多数。生源不受年龄与职业的限制,但必须是高中毕业生,也有不少是退休后想开业的老年人。课程设置依据日本厚生省制定的教学大纲,规定统一的开设科目及课程设置,主要分为3 部分:①基础科目;②专业基础科目主要是西医学课程;③专业科目:为东洋医学、针灸、按摩、指压等专业科目,分理论课和实技课程。日本的针灸专业教材基本理论和内容大体与中国相同,但侧重于实践操作[6]。

1.3.3韩国中医针灸教育概况

       目前韩国有11所私立综合大学,内设有预科2年和本科4年的韩医科大学,针灸学作为韩医学的一部分,到目前为止没有专门培养针灸师的专业。针灸学教学内容分为基础的经穴学和临床的针灸学两部分。由于很多韩医科医院与西医医院是完全分开,且具有较大的、综合性附属医院的韩医科大学数量有限,使学生实习受到一定限制。在韩国,由于没有针灸医生,所以在韩医院进行针灸治疗的都是韩医医生。

1.3.4澳大利亚中医针灸教育概况

       19世纪中期,针灸随着第一轮“华工潮”的兴起由具有一定针灸技能的华工及和移民带入澳洲,并随着华人的定居而逐渐扎根。在经历了澳大利亚大规模的排外运动后,澳华人艰难的维持着中医药及针灸的。1994年之前,澳大利亚的针灸教育主体是私人教育,直到2000年《中医注册法》的通过,标志着中医针灸在澳洲的合法性,促进了澳大利亚的针灸教育进一步向规范化发展。时至目前,澳大利亚的针灸教育机构中,提供本科及研究生教育的学历机构达到13家,全国的中医及针灸诊所达到将近5000家,针灸教育的系统化已然形成。

      澳大利亚自20世纪70年代在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等地开始建立针灸学院开始,到2015年4月,经过近五十年的迅速发展,澳洲的针灸教育从私立到公立,从民间到政府,形成了多级教育体系。90年代是澳洲针灸教育迅速发展的10年,针灸学历教育正式发展起来。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维多利亚大学两所公立大学设立中医系及针灸学院,开展正规的针灸学历教育。位于悉尼的澳大利亚自然疗法学院、悉尼中医学院、悉尼科技大学针灸系、西悉尼大学、澳大利亚针灸学院、新南威尔士州理疗学院等也开展了针灸的学历教育,以及布里斯班传统针灸和东方医学院。

       与其他西方国家针灸教育相似之处,澳大利亚的针灸教育也更强调学员对于技能的掌握和使用。在整体课时中,包括30%的现代医学知识,30%的中医基础和专业理论,30%的临床技能实训,10%的职业道德、法律常识等其他知识。如果学员完成这些教学任务后准备考取中医医师或者针灸师,还必须接受不少于500个小时(有些学校规定为3个月-1年)由专人督导的临床实习(可在国内或者海外),合格后方可申请执业。正因为规范化的教育体系给予的支撑,澳大利亚自20世纪90年代中医教育改革为如今中医事业整体的发展所做出的巨大的推动[7]。

1.4南美洲(巴西)各国中医针灸教育概况

       早在20世纪初针灸被引入巴西,然而针灸在巴西的发展却经历了百年努力,直到2006年5月巴西政府颁布了一项法案,将针灸治疗纳入巴西全民医疗体系系统,针灸才真正走进巴西的寻常百姓家。

       针灸在巴西合法化后,大学可以开设针灸课,如圣保罗医科大学设置了中医科,课程以针灸为主,并拥有博士后流动站以培养中医高级人才。此外,巴西利亚大学、里约州联邦大学医院、圣卡塔里那州联邦大学等十几所医学院已设立针灸课的,目前以针灸教学和针灸门诊为主,在为学生举办的各种专科临床实习门诊中,针灸门诊也是参与人数最多的,其毕业的医生大都参加了针灸专科医生资格考试并获得执照。目前,巴西针灸教育主要基于两种途径:一是公共课,只要是具有高中学历的人就可以参加学习;二是研究生课程,具有医学相关专业学士学位的人才能够参加学习,并且能够获得巴西教育部颁发的有效的官方证书。

      自从1995年巴西卫生部所属的巴西医生协会正式承认针灸为医学专科后,每年都举办针灸医生专科考试,至今已有3000多名巴西西医取得针灸专科医生资格。而且,他们每年还必须参加至少1次全国性的针灸大会,以保持其针灸专科医生资格。

       虽然最近几年,中医针灸在巴西得到了迅猛发展,但是要在巴西完全推广中医针灸仍需时日,存在一些问题要急待解决。巴西针灸行业中存在着各式各样的针灸流派,但由于缺乏系统的中医针灸理论知识,大大阻碍了中国传统针灸的科学研究和发展。其次,巴西医师资源紧缺,迫使许多人因为等待时间过久而最终放弃了针灸治疗。另外,巴西没有针灸学院或者是大学能够提供学士、硕士、博士教育,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巴西在针灸的发展[8]。

2. 对国际针灸教育现状的思考

      纵观国际针灸教育现状,不难发现各国针灸教育层次多样,有针灸专业大专、本科、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等学历教育学校;以及师承教育、短期培训、讲座、会议,随着互联网和微信平台的发展,网络课程或微信讲座。相比较而言,国内针灸教育注重教学、临床、科研并重,许多中医药大学有多所附属医院供给教学实践和临床实习,拥有国家级实验室、科研流动站为针灸的科研提供了有力保证和支持;而国外针灸教育多集中于理论教学和临床,实习地点多是在门诊,缺乏科研方面的教育,大学里面的科研机构从事临床或基础研究,尚需加强科研与临床的有机结合。围绕中医针灸,加强国内外主流医学院校、科研机构和相关协会组织的交流与合作办学,促进针灸在国际上广泛合法化,使之融入到世界主流医学[9]。

       各国教育机构所开设的课程设置主要分为专业基础课、专业课与实践相结合为主,以西医专业课程、中医基础理论课程和针灸专业课程为主,且西医课程课时安排比重大,缺少中国语言、文化类课程,特别是针对缺乏中国传统文化、语言、医学史学习背景的外籍学生而言,仅仅重视针灸操作的教学而忽视了对中医文化、中医思维的培养和融合,不利于针灸教育国际化的健康发展。

       针对目前国外的针灸教育机构多样,师资队伍参差不齐的现状,国家和政府应加强、加快建设高层次的国家级国际针灸培训机构。统一教师资质、翻译以及教材编写的水平,要建立从事针灸国际教育教学人员资格认证的机制,规范和杜绝涉外教学中拼凑教学、临床实习与授课脱节等现象。另外,教材的编写要具有科学性、实用性、时效性。教材编写要以国际化思维和角度出发,教学内容要与临床密切联系,通俗易懂,体现时代变化,对尖端前沿要把握准确。可根据外籍学生掌握针灸理论水平与临床实际操作水平,分层次编写。

       适当把针灸标准化引入到教学资质水平考核中,使从事针灸教育人员在上岗之前具备统一的培训与考核标准,进而促进教育质量的管理和控制[10]。通过加强对中医针灸的标准化、规范化教育研究与标准的建立,例如,在教材、授课与针灸临床应用中应及时以相应的针灸国际标准为准绳,才能保持我国针灸医学的优势和特色,维护我国在国际针灸界的领先地位,对针灸国际教育良性发展的尤为重要。

参考文献

[1]白兴华. 真就对外传播的分期及各时期的特点[J].中国针灸,2014,34(11):1141-1144.

[2]陈德成.美国针灸40年发展概要与趋势[J]. 2016, 22(3):1-3.

[3]程霞.针灸与中医在加拿大的立法!教育和行医概况[J].天津中医药.2013,3(39):569-572.

[4]王彤,黄晖,吴中朝,等.国际针灸教育发展与高层次国际针灸培训示范基地建设[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2,18(7)798-802

[5]马伯英.海外(英国)中医教学的特点和瓶颈浅析[J].天津中医药,,29(3):295-299.

[6]黄春江,杨朔,黄泳.中日针灸教育异同的分析与启示[J].西部中医药,2014,27(5):51-54.

[7]鄢良.亚太地区传统医药概述[J]亚太中医药导刊.

[8]顾逢祥.中医中药在巴西[J].世界科学技术,2002,01:67-68.

[9]南京中医药大学海外校友会.中医针灸在海外发展的现状特点[J]环球中医药,2015.,8(5):568-572.

[10]刘炜宏.我国针灸标准及标准化的现状与思[J].中国针灸,2009,29( 1) : 4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