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马耳他针灸发展现状

作者:世界针联信息中心 来源:刘晋 点击:160次 更新:2018-05-22

  世界上有183个国家和地区应用针灸,其国际影响力对于促进中医药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1]。公元  6世纪前后,针灸传入周边的朝鲜半岛和日本,开始了长达1500年之久的全球化之旅[2]。针灸作为“一带一路”的先驱,海外针灸服务已形成了经济规模可观的医疗保健服务产业。习近平主席在中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签署“一带一路”卫生领域合作谅解备忘录时,向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赠送针灸铜人,表明针灸已经逐渐成为中医药走向世界的名片。迄今为止,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已经同外国政府、国际组织、港澳台地区主管机构签署了83个中医药合作协议,而针灸是其中的主要内容之一。

  马耳他是英联邦和欧洲联盟的成员国。中国与马耳他1972年1月31日建交(45周年)以来,一直保持友好合作关系,双方高层互访频繁,经贸合作发展顺利。2014年中马两国总理签署了《中马政府合作中期规划谅解备忘录(2014-2019)》,两国近年来在经贸、文化、教育、卫生等方面都有较好的合作。

  在中医药推广过程中,针对不同国家的实际国情,宜采取不同策略[3],本文以作者在马耳他大学中医中心工作经历为背景,以实地调研为主要工作方法,结合检索Cochrane Library(考克兰图书馆)、PubMed(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Embase(Excerpta Medica Database,荷兰医学文摘数据库)、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CNKI)、中国生物医学文献服务系统(Sinomed)、维普(VIP)和万方数据库,搜集与马耳他针灸发展相关的文献资料进行综述,为将针灸乃至中医药在“一带一路”政策下进行较高的层面、规范化的推广,为其进入良性发展的轨道提供参考。

  1  马耳他传统医学

  马耳他共和国,位于南欧的共和制国家,首都为瓦莱塔,是一个位于地中海中心的岛国,有“地中海心脏”之称。马耳他离意大利西西里岛有93公里,距北非290公里。极佳的地理位置使马耳他文化融合了起源于东地中海大陆及北非马格里布的欧洲文化。马耳他传统医学的发展经历了3个阶段:依赖于魔法、迷信与宗教的医学实践,以病因学为基础的医学实践以及以观察性研究为基础的医学实践,后两者成为科学及现代循证的基础[4]。

  马耳他传统医学在理论操作方法等方面都与中医、针灸理论有相似之处。在公元2世纪就有希腊医生提出疾病是由于血液、黏液、黄胆汁、黑胆汁      4种体液的不平衡造成的,所有的治疗都应以保持这些体液平衡为基础,主要采用的方法有静脉放血、火罐、催吐或者通便等。来自马耳他的考古证据表明,一个墓板上画的一系列外科器械中有一些内壁有血的罐子(见图1)[5],这表示当时人们已经认同放血疗法。直到20世纪初期,放血疗法在很多疾病治疗当中仍然作为一种可供选择的方式存在。放血疗法有直接刺破静脉法、划痕器多次操作多点出血法和水蛭吸血法。少量多次放血法常用于治疗发热,因其能帮助人体从组织中吸收淤血而减少炎性反应。当地医生大量使用静脉放血来治疗发热、局部伤口、炎性疾病甚至中风、精神类疾病等。在临床应用时也经常配合拔罐疗法以促进血液的排出[6]。

133479440_2_20180520011830675.jpg

  火罐在马耳他的传统医学里也是常见的治疗方法,马耳他人用它来治疗各种肌肉骨骼的痛症。和针灸学中的方法类似,马耳他火罐是扣在蜡烛上使罐中空气燃尽后再扣在病人皮肤上。还有一种有刺激性的外用膏药,也在16世纪的马耳他被广泛使用,人们用食物如面包、粮食、亚麻籽、酵母等混以芥末等刺激性物体制成热的介质铺在局部皮肤上,通过引起皮肤的少量炎性反应来缓解肌肉、关节、静脉末梢炎所引起的疼痛[7]。与麻醉剂镇静剂等的区别在于,它是通过刺激而不是抑制皮肤感受器来治疗疾病。马耳他出土的一个小雕像描绘了铜器时代的一个孕妇,她身上的特定点有硬物植入,该雕像上面的大多特定点位置与针灸腧穴的位置类似(见图2)。

133479440_1_20180520011830488.jpg

图2  青铜器时代出土马耳他孕妇雕像表面特定点植入硬物治病图例

  马耳他传统医学也运用大量的植物药进行治疗,一般都是催吐药或助泻药,目的是为了建立人体新的体液平衡,常用药物有鸢尾花、木犀草、鼠李、香堇菜、无花果等。在马耳他传统植物中,与中医药传统药物相似的有金铃子(清毒)、葫芦巴(控制血糖)、锁阳等。但在现代马耳他医学中,已经极少使用此类药物[8-9]。

  几千年来,传统医药在马耳他疾病治疗方面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马耳他传统医药和中国传统医药在生命与疾病治疗上有着相同的理念。穴位、放血、拔罐、植物药等概念在马耳他传统医学中都能找到源流。这也是针灸疗法在马耳他接纳度高的原因之一。

  2  马耳他卫生体制概况

  因马耳他曾是英国殖民地,故其医疗系统受英国影响较大。国家实行免费公立医疗制度,居民每年缴纳200欧元左右的医疗保险就可在各大公立医院免费享受绝大多数医疗服务。马耳他拥有完备的全科家庭医生队伍为所有国民提供初级医疗保健服务,而公立医院则主要对由家庭医生转介的病人提供二级和三级的医疗服务。随着近年来马耳他移民人数的增加,原有的公立医院Meter Dei(国立圣母医院)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全国看病的需求[10],国家正计划耗资建立更多医疗机构或依托已有的私人医疗诊所,实行部分公费医疗。这也为中医药特别是针灸的发展提供了契机。

  3  马耳他针灸执业条例

  马耳他没有中医药立法,但在国家医疗保健法中有单独章节:替代医学法[11],其中涵盖的范围有针灸师、营养师、理疗师、脊椎按摩师、整骨师、心理治疗师等专业人员的执业要求。根据立法规定,针灸师在马耳他执业必须符合以下几点要求:①必须持有马耳他居民身份证或成员国身份证,或有相关法律或权威部门出具证明可以在本国从事相关专业;②没有不良执业经历;③必须在相应的医学执业委员会注册后方能执业。

  根据当地卫生法,替代医学范畴内的每一项职业,必须有独立的注册机构。对于针灸师的执业,注册规定:针灸师注册后执业,未注册者禁止进行针灸执业。针灸师的执业规定参照当地的补充医学医生执业规定:执业者必须有与医疗相关的文凭或证书(至少3年的全日制教育背景);相关文凭需当地学历学位评定机构认可;申请者必须有足够全面的西医知识,这使操作者可以清楚地知道患者疾病来源,在必要时转诊于其他专业医师;申请者最好是医生、理疗师或是护士;针灸学专业学习必须在国家学位管理机构承认的大学或专科学校,学时至少有两年或是250~500 h的专业理论及实习操作时间;针灸学习的内容至少包括阴阳理论、五行理论、脏腑理论、经络腧穴学、气血津液理论等。

  4  马耳他针灸发展

  中国与马耳他建交45年以来,双方一直保持友好合作关系。中医进入马耳他是从1983年江苏省卫生厅派遣一支由一名中医医生和两名护士组成的中国针灸医疗队开始的。1994年,中国政府与马耳他政府合作创办“地中海地区中医中心”,是以中医针灸推拿培训和相应医疗服务为主要功能的地区性教学医疗实体,由中国援马医疗队进行实际运作。33年以来,中国(江苏)援马耳他医疗队已先后有11批66名中医专家赴马耳他工作,服务当地患者人次约为14余万人。地中海中心医生与马耳他当地医疗机构开展了多项合作,包括在马耳他戒毒中心用中医针灸方法减轻美沙酮替代递减疗法的不良反应,疗效甚佳,颇受好评[12-13]。2008年在马耳他新建的国立医院设立了中医门诊科,系中医首次以独立科室的形式进入欧盟国家级医院。2012年9月,马耳他卫生、老年和社区服务部部长卡萨访华,与中国卫生部签署中医药领域合作议定书。2017年1月,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访马续签了此议定书。

  2012年,前马耳他旅游部长、马中友协会长RenoCalleja访问上海期间,接受针灸治疗后解决了长期困扰的颈项疼痛。回马耳他后,他积极推动马耳他大学与上海中医药大学合作办学及设立针灸诊所。在上海市卫计委、市外办、市教委的关心和指导下,上海中医药大学从2012年10月起,与马耳他大学方面开始了有关合作项目的洽谈。作为一所建校历史达400多年、在欧洲乃至世界上享有很高声望的综合性大学,马耳他大学对本合作项目给予了热情响应和积极的支持。2015年10月,中医在马耳他的发展又添一里程碑事件——由马耳他大学与上海中医药大学合作办学的“中医针灸和文化”的硕士课程正式启动。课程的目的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要求,训练马耳他的医疗从业人员获得高水平的中医技能。课程中除了理论学习之外,学生还有机会在马耳他大学中医诊所进行实践。马耳他大学妇产科学Savona-Ventura教授担任中医中心主任,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的针灸、推拿、内科专家在诊所诊治。它地处马耳他大学校园内,面向公众开放。马耳他中医中心依托大学平台,在当地积极宣传中医针灸,获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马耳他教育部长、马耳他大学校长、中国驻   马耳他大使等官员多次到访此中心,推动课程及诊所工作。

  马耳他是地中海岛国,常年刮风,雨季较长,气候比较潮湿。居民平时着衣较少,极易因感受风寒湿邪[14],腰痛、颈痛、偏头痛等疾病高发[15],而这些正是已有循证医学证据支持的针灸适应证[16-18],所以针灸在当地有很大发展前景。针灸在马耳他目前尚未纳入国家医保体系。根据两国协议,江苏省医疗队每周在国立医院Meter Dei(国立圣母医院)提供6个半天免费针灸门诊,患者赴地中海中医中心就诊需支付一定费用。马耳他大学中医诊所与当地部分商业保险公司签约,购买了指定保险的患者可以由家庭医生转诊前来进行一定金额内的免费针灸治疗,前提是执业针灸医师必须已完成注册。这为中医药在马耳他进入主流医疗体系,寻求双赢的合作模式提供了新的思路。

  5  马耳他中医发展思考

  针灸在马耳他的发展已有近30年的基础,有一定的声誉,如江苏省卫生厅建立的“地中海地区中医中心”、上海中医药大学的“马耳他大学中医中心”、上海中医药大学与马耳他大学的学术合作与硕士研究生学位项目,为中医针灸在马耳他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仍有许多方面工作需要进一步推动:

  (1)提高针灸合作办学的水平与影响力:目前马耳他大学与上海中医药大学合作办学的“中医针灸与文化”硕士课程迈出了针灸教育国际合作的第一步,其教育教学水平已被马耳他政府的教育部门认可。今后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临床带教)课程的教育教学水平仍需不断提高,形成品牌,乃至辐射至欧洲其他地区。马耳他十分重视家庭医生的继续教   育[19],马耳他中医中心医生已在家庭医生培训项目中开设中医药教学项目,两国教育部可进一步合作,开展家庭医生或针灸从业人士的继续教育。

  (2)执业资格的进一步界定:目前马耳他针灸医生均为中国医生,但随着需求的增加和出于发展的需要,也急需本国的针灸医生。马耳他大学与上海中医药大学合作办学的“中医针灸与文化”硕士课程,已有第一批毕业生取得了硕士学位,后续仍需要马耳他卫生部门对本合作项目毕业生的执业资格进行批准,认可该项目毕业生的执业资格,同意他们在马耳他开展中医针灸的诊疗活动。当然,职业资格准入的多元化、规范化也将充实马耳他的针灸队伍,繁荣针灸事业。

  (3)亟待建立中医针灸协会或学会:目前马耳他的中医针灸尚未有机构进行统一的组织和管理,亟待借鉴其他国家中医针灸协会或学会的模式,规范操作和保证治疗质量,并形成合力来共同为中医针灸发展寻求各方的支持。

  (4)积极推动针灸治疗进入医疗保险:目前针灸治疗尚未进入医疗保险,除了政府医院针灸科免费治疗外,患者在其他地方就医需要自行支付费用。纳入医疗保险,不仅能进一步方便惠及马耳他患者的就医,而且能更好地规范针灸治疗。

  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5—2020年)[20]中提到,中医药将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在未来的几年中,开展对外合作交流,将中医推广到更多的国家和地区将是中医的重要发展方向。中医针灸医师的海外执业与办医将成为卫生事业支撑“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有力落脚点。马耳他与中国在中医针灸方面已有良好的合作基础,两国有望在中医临床、教学、科研等方面开展更高层次的合作与交流,提高中医针灸在马耳他的竞争力与影响力。选自《中国针灸》杂志2018年第五期

  傅勤慧1,李  艺2,裴  建1,Savona-Ventura3

  (1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针灸科,上海200032;2上海中医药大学;3马耳他大学中医中心,马耳他姆西达MSD2080)

更多

┃通知公告

2018国际针灸学术研讨会(法国巴黎) [详细]

关于征集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标准新项目提案 [详细]

┃友情链接

更多
0.073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