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全球化背景下国际针灸教材的评估与建设

作者:孙梦晓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54次 更新:2018-12-19

周华1,王华1,梁慎平2,梁凤霞1,杜艳军1,吴松1,李佳1,卢威1

(1 湖北中医药大学针灸骨伤学院, 湖北武汉 430061; 2. American College of Acupuncture & Oriental Medicine,9100 Park West Drive Houston, Texas, 77063, USA)

摘要:研究目的:分析国际针灸教材发展现状,以及国内外针灸教材的优势和弊端,建立国际针灸教材评价体系,明确国际化针灸学教材的编写思路。研究方法:通过比较研究,系统分析的方法,找到国际针灸教材的不足,为进一步制定国际针灸教材评价体系,明确针灸学教材的编写思路确定方向。研究结果:编写国家化针灸学教材,必须在系统分析和评价国际和国内针灸学教材优缺点的基础上进行,编写一套符合国际教育规律,符合临床实际的国际化、现代化、规范化、立体化、层次化教材。

关键词:针灸学;全球化背景;国际针灸教材;评估与建设


Evaluation and Construction of International Acupuncture Textbooks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Globalization

Hua Zhou1, Hua Wang1, Shenping-Liang2,Fengxia-Liang1, Yanjun-Du1, Song Wu1, Jia Li1, Wei Lu1

(1 College of Acupuncture and Traumatology, Hubei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Wuhan Hubei 430061; 2 American College of Acupuncture & Oriental Medicine,9100 Park West Drive Houston, Texas, 77063, USA)


Abstract: Background and Objective: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development status of international acupuncture textbooks, the advantages and disadvantages of acupuncture textbooks at home and abroad, establishes the evaluation system of international acupuncture textbooks, and clarifies the compiling ideas of international acupuncture textbooks. Study Design/Materials and Methods: Through comparative study and systematic analysis, the shortcomings of international acupuncture textbooks were found, and the direction of compiling acupuncture textbooks was determined. Results: The compilation of National Acupuncture and moxibustion textbooks must be based on the systematic analysis and evaluation of the advantages and disadvantages of international and domestic acupuncture and moxibustion textbooks, and a set of international, modern, standardized, three-dimensional and hierarchical textbooks should be compiled in accordance with international educational laws and clinical practice.

Key words: acupuncture, background of  globalization, international acupuncture textbooks, evaluation and construction

       随着世界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医药教育走进越来越多的国家,而中医药教育中,以针灸教育发展最为迅速。以美国为例,经过 40 多年发展,获得全美针灸与东方医学院校论证委员会(ACAOM)论证、也即联邦教育部认可的中医针灸院(系)就有 56 所[1]。世界各地针灸教育的兴起,迫切需要有相关的权威教材作为教学载体。一部好的教材是保证教学质量的基础,只有高水平教材才能保证或提高教学质量,满足国际针灸人才的需求。

一、国际针灸教材的现状                                                                                                                                                                 目前,在世界各地还没有较为权威的中医针灸整套教材。华人教师往往根据中国国内大学的统编教材,结合个人的教学、临床经验,再参照当地该校的教材和教学计划给学生授课。翻译文本至今未能统一和完善。在某些术语的翻译中,还有很微妙的差别[2]。因此许多华人讲师都呼吁,中国国内应尽快编写一套符合世界国情的中医针灸学英文教材[2,4]。

       在美国,由于 NCCAOM 不能有任何排他性的教材指定,其考试内容将依据最新职业分析调查结果做出调整,仅将出题人员依据的书籍以4部主要资料和10部次要资料的形式予以推荐,其中仅有一本中国学者(程莘农主编)编写、中国(外文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针灸学(英文版)》名列其中[5]。

       加拿大的中医基础教材,主要选用中国高校的五版教材。但是加拿大在中医针灸教育上把急救、转诊、经营、医德、行医法律法规等课程列入其中,内容多注重实用性[6]。

在英国,以middlesex大学为例,以华人教师为主的大部分院校是从中国引进的英汉对照教材,主要涉及中医针灸的基础理论,缺乏更深层次的教材,而威斯敏斯特大学则使用外国人编写的教材[7]。

      在韩国,目前各韩医科大学使用的《针灸学》教材是由大韩针灸学会教材编写委员会编撰的共通教材,对应的实训课程则有《图解经穴学》、《针灸学》等专门的实训实习教材。实训实习课程内容则根据主课内容有序进行,主要是经络的分布、穴位定位及针灸用具以及指法操作与训练[8]。

       在日本的针灸学校里,课程设置基本没有古典医籍的学习,如《内经》《伤寒学》等经典课程。在针刺手法教学中,也没有迎随、开阖、补泻法等手法的介绍。尽管有 17 种手法的名称,但缺乏关于其意义和古典背景的材料[9]。

二、国内外针灸教材的优势和弊端

        国外针灸教育重视实训技能,一般学时安排较多,并有针对性的实训教材。而中国没有专门的实训教材,一般是以《经络腧穴学》、《刺法灸法学》这两本书的内容进行教学,或加影像资料进行辅助教学[10]。

相比国外的教材,中国的针灸教材是在经典中医古籍的基础上进行编写的,而国外的教材多是直接翻译中国的针灸教材,在翻译过程中也存在问题,如“阴阳”“五行”等名词的解释,外国学生难以理解这些抽象的名词,这也是对国外针灸教育发展的一个挑战。因此,有关部门应该积极组织编写质量较高的对外针灸教材[10]。

在我国虽然有统一的针灸教材,但现行的高校针灸教材存在着许多与创新教育格格不入的东西,如:内容陈旧,不能满足修订后的教学计划和课程设置的需要;一些教材内容庞杂;低水平重复等等,这些无疑不利于创新教学的实施,直接或间接制约知识创新、制度创新以及创新人才的培养。要改变针灸教材的这一现状,必须设法提高教材的编写质量,完善教材评价机制。因此,倡导中医针灸教育标准化,考虑成立国际化的中医针灸教育联盟,制定统一的国际化教材、教员的准入标准、本科教育、研究生教育以及继续教育的标准化迫在眉睫[11]。

三、国际针灸教材评价体系的建立

       目前,有关国际针灸教材的评价甚少。首先国际针灸教育的教材尚未统一;其次国内对高校教材评价工作也重视不够,且以往大多数课程教材评价活动都是由政府部门直接组织的,很大程度上带有过去集中的计划管理模式的痕迹。随着改革的深化,这种评价组织方式或体制已经暴露出本身的不足:一是它仍然会引起政事不分,教育行政可能越来越多地陷入具体的评价事务,不利于政府职能的转变。二是难以推动课程教材评价进一步制度化、科学化。在教材多样化和市场化发展的形势下,政府组织进行的评价,其指标体系和评价方式比较划一,难以适应新形势下的评价要求,更不可能做到即时性评价和专业化评价的要求;由于具体评价和行政管理混同一体,评价活动可能会受管理者主观感受所左右。

       随着针灸教育课程教材改革的进行,教材多样化和现代化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针灸教材评价体系的构建成为当前中医药院校及针灸教育机构创新教育的必然诉求,也是针灸教材建设的必由之路。因此,当前世界针灸同仁都非常重视针灸教材评价体系的构建。构建科学、合理的国际针灸教材评价指标体系迫在眉睫,必须建立规范的针灸教材评价机制,以对现有各种针灸教材进行评估,推荐并编写优秀高质精品教材,推动国际针灸教育事业发展。

      《中国中医药报》 2016年5月19日讯:近日,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办的“国际针灸教育学术研讨会暨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工作委员会工作会议”在湖北武汉召开。会前,世界针联第八届执委会教育工作委员会还就国际针灸教材评估项目的筹备情况进行了汇报,并正式启动该项目[12]。将对推动国际针灸教材的标准化和规范化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四、国际化针灸学教材的编写思路

       编写国家化针灸学教材,必须在系统分析和评价国际和国内针灸学教材优缺点的基础上进行,编写一套符合国际教育规律,符合临床实际的国际化、现代化、规范化、立体化、层次化教材。

1.符合国际教育规律

       即是按照专门用途英语(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s, ESP)编写的要求编写国际化针灸教材。ESP 教材是为了满足学习者的特殊需求而特别设计的不同于普通英语的教学材料,要考虑学习者的期望和学习风格,在学习/ 教学中要有明确的定位。学习者需求是中医英语教材编写必须认真考虑的因素,是教材成功与否的关键。Hutehinson& Waters认为需求分析主要包括目标需求(atgreteneds),即学习者在目标环境中需要做什么;学习需求( leamignneeds),即为了学习的需要,学习者需要做什么。在教材编前应该充分调研,详细了解学生的目标需求和学习需求。在教材编写时应该努力构建真实的中医英语学习环境,选择真的语言材料,设计真实的练习任务,激发学生兴趣,增强其能力。教材要以学生为中心,构建一个有利于学生自主学习、有利于教师开展任务型教学的平台[13]。

2.符合临床实际

       即是使学生通过学习能客观认知针灸诊治疾病的良好效果及广泛适应症,领悟独到而实用的诊病方法,有别于西医的临床思辨模式,但又能渗透于西医临床。力求腧穴直观、理论具体、操作安全。教材定位的目标应是步骤细节化,操作分解化,图示清晰化。从针刺前准备至整个操作过程结束,步骤全部施行细节逐一分解,既有文字描述,简洁易懂,又同步配备图示,图文并茂,看着文字,按图示步骤,能准确完成操作,学生了然于心。针刺意外在教材中要占据重要篇幅,面对患者,安全第一,规范操作,面对突发,沉着冷静地处置。教材对于理论概念的描述,如何恰到好处,富含吸引力,离不开临床,将真实案例引入教材[14]。

3.国际化

      即是以开放、包容的心态接纳世界各地的新鲜元素来繁荣和发展中医[15]。在编写人员的选择上,接纳各专家组成一个由国内专业教师、海外长期从事中医教育的华人专家、国外从事中医事业的本土人士,以及有经验的本土教材开发者与版面设计人员等专业人士形成的团队,共同组织开发国际针灸教材。同时,在编译国内教材可以考虑在翻译阶段聘请国外相关领域的专家一同参与全英文教材的编写和翻译工作,事实证明这种模式能有效地保证中医药全英文版教材的编写质量,同时也有益于国内中医药教材编译水平的提高[16]。

4.现代化

      即是在基础理论的稳定性基础上,注重延伸知识的开放性,及时吸收新技术、新理论,充实教材的内容,使教材能反映本学科处于国内外前沿的最新的理论和研究成果,激发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和创新热情[17]。

5.规范化

       即是教材内容和规范化和中医药概念、术语翻译规范化。内容完整、知识准确是教材编写的基本要求。教材必须按照明确的教学目的和特定的教育对象系统而完整、适当而准确地安排知识内容,并且教材还必须具有经典性和权威性。尽量按国际制定的统一翻译标准进行,避免滥用。2007 年 4 月,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通过大会决议,向全世界加入世界中医联合会的 160多个会员国家和地区发布了5700 多条常用的、基础的中医术语,中医药术语标准化建设迈出了坚实的一步[18]。2009 年,人民卫生出版社组织编写了以世界中联颁布的《中医基本名词术语中英对照国际标准》的 6500 个词条为依据的“国际标准化英文版中医教材”。

6.立体化

       即是指教材包括纸版教材、网络教材、多媒体电子教材和实训教学平台。这四种不同形式的教材组织成一个有机整体,通过筛选一本权威性、全面性、 实用性的中文或英文纸版教材作为基础教材,编写适合国际学员使用的匹配的教辅材料,同时利用电子图书、网络课件和多媒体教案计算机、多媒体、网络、实物模型等作为教学工具,以生动形象的方式展示教学内容,增加信息量,巩固课堂教学效果,进一步完善学员的知识架构[19]。好的中医英文教材不只是由纸质教材加光盘的简单组合,而应该是依托多媒体网络,集纸质、声音、图像、视频为一体的立体化中医英语教材[20]。

7.层次化

      即是考虑到国外学习者来源不同、学习背景不同、知识结构不同,教材的内容编排、教学目的、学时设计要有针对性,不能简单划一。只有符合学习者心理真实、学习水平(如英语水平和专业知识水平)真实和交际功能真实的教材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真实性教材[21]。可以考虑编写《针灸学》和《针灸学》的分化教材两种形式,满足不同学习者的学习需求。

       此外,还要考虑中医概念的主体性和适应性的关系。中医学根植于独特的中国文化土壤中,不能因迁就国外学习者淡化了中医学蕴含的中国文化本质特征,不能用西医术语来替代中医概念,这样往往会抹煞中医概念,破坏中医学系统的整体性和独立性。同时又要考虑不同国别历史、地理、宗教等方面的差异,考虑学习者的思维方式。

参考文献

【1】陈业孟,李玲玲.浅谈美国中医针灸教育论证[J].天津中医药.2017, 34(9):638-639.

【2】罗华丽.留学生针灸英语教学的点滴体会[J].中华医学教育探索杂志.2010,09(10):1385-1387.

【3】沈晓雄,翟宇,孙培林.中医针灸在海外的发展现状特点[J].环球中医药,2015 (5):568-571.

【4】石岩殊.中医针灸在海外的发展现状分析[J].亚太传统医药.2016.12 (5):4-5.

【5】田开宇,饶洪,林永青,等.美国NCCAOM中医针灸师资格认证必考之“针灸及腧穴定位”[J].中国针灸,2017,37(3):317-320.

【6】吴琼.加拿大中医针灸临床教育的研究[D].郑州:河南中医学院,2014.

【7】赵天易.中英两国中医针灸教育比较分析[C].首届皇甫谧故里拜祖大典暨《针灸甲乙经》学术思想国际研讨会,中国甘肃平凉,2012.

【8】玄明实,周桂桐,马其南.中韩针灸学课程比较研[J].中医教育,2017,36(1):60-62.

【9】陈泽林,郭义,小野泰生,等,中日两国针灸教育课程体系的比较分析[J].上海针灸杂志,2005,24(6):35-37.

【10】周志刚,肖小文,王萍,等.国内外针灸专业人才培养模式的比较[J]. 江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17,29(5):93-96.

【11】程霞.针灸与中医在加拿大的立法、教育和行医概况[J].天津中医药,2013,30(9):569-571.

【12】雷黎,陈丽.世界针联启动国际针灸教材评估项目[J].中医药管理杂志.2016 (10):92.

【13】周恩,贺维.中医英语教材的现状与编写路径.中医教育,2013,32(3):64-67.

【14】许佳年,余震,李小艳,等.西医背景留学生全英语针灸教材的建设. 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6,14(23):5-7.

【15】江丰,苏菁,张炳立,等.中医药教育国际标准制定规范化究[J].世界中医药,2009,4(5):293.

【16】阎晓天.关于中医药对外教育教材建设与发展的几点思考[C].第三届世界中医药教育大会论文集:359.

【17】文庠,田镇源, 吴勉华.国际中医药教材建设若干问题的思考[J].世界中医药. 2015(5):776-779.

【18】张灵.世中联理事会:5700条中医药术语将规范化翻译[N].信息时报,2007-04-08.

【19】奚赟虎,周爽.外国留学生《针灸学》立体化双语教材的构建与思考[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4(17):69-70.

【20】周恩,贺维.中医英语教材的现状与编写路径.中医教育,2013,32(3):64-67.

【21】张燕,徐海女,钱敏娟.中医英语教材评估标准初探.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3, 20 (10):100-102.

更多

┃通知公告

世界针联2019年学术活动计划 [详细]

世界针联征集2018年度“世界针灸周”活动信息的通知 [详细]

┃友情链接

更多
0.084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