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针灸延续了美国女孩的芭蕾梦 中医正在全球圈粉

作者:世界针联信息中心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157次 更新:2018-09-06

  在布拉格的捷克中医中心,来自西南医科大学附属中医医院的中国医生李海峰正在为米洛斯拉夫·博赫诊脉。米洛斯拉夫气色红润,语调轻快,而就在几个月前,他还饱受哮喘折磨,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出。


  一位来自加纳的留学生(左一)与江苏镇江市金山街道迎江路中心社区居民一起制作中药香包,感受中医药的魅力。(图片来源:北京《人民日报》)


  67岁的米洛斯拉夫从小就不敢像其他孩子那样大笑、跑跳,因为稍不留意便会诱发哮喘。每次犯病,气管就像被掐住一样,憋得几乎背过气去。60多年来,哮喘如影随形,为了摆脱这个“噩梦”般的疾病,米洛斯拉夫踏上漫长的求医路。


  听说布拉格新开了一家中国中医诊所,米洛斯拉夫对中医早有耳闻,决定试一试。李海峰接诊时,发现他的脸因憋气而涨得通红,说话断断续续。李海峰判断他正处于哮喘急性发作期,症状十分严重。经过诊断,李海峰当即决定采用针灸治疗,米洛斯拉夫的喉部被扎了9针,沿着气管刺激穴位。让米洛斯拉夫称奇的是,扎完针后,不再有喘不上气的感觉,原本苍白的脸色慢慢转为红润。


  “这段时间要注意保暖,不要太劳累。”李海峰细心地嘱咐。经过20天的治疗,米洛斯拉夫的哮喘已转好。李海峰给他开了药方,根据他身体状况随时进行调整。


  “我这哮喘终于控制住了!就连腰酸腿疼的老毛病也一并给我治好了。”米洛斯拉夫不停地说着感谢话。不只是对米洛斯拉夫,捷克中医中心对每一位患者都尽心治疗、贴心照顾。


  55岁的阿卜杜拉·穆罕默德是阿曼苏丹国人,每天清晨发病,右侧眼眶痛得难以忍受。这种状况持续将近20年。他曾去美国、德国、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多国就诊,但痛苦依旧。


  当他听说来了中国医疗队,就试着找到医疗队所在的阿曼皇家医院就诊。这是四川省第二中医医院首批赴阿曼苏丹国医疗队。队长王彧博士接诊他。“我判断他是类似丛集性头痛,是一种神经系统疾病。”王彧运用针灸疗法为阿卜杜拉做了一次治疗。


  第二天早上,阿卜杜拉兴冲冲地跑来说,疼痛减轻了许多,一个月后,他的症状几乎消失。自此,这批中国医生的“神奇”被口口相传。类似的成功病例比比皆是,一个又一个患者对中国医生竖起大拇指,阿曼百姓深深感受到中医学的魅力。


  不少西医治不了的顽疾,中医却能治好,中医疗效得到广泛承认。中医药以独特优势为“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家提供公共服务产品,助力各国共同应对慢病、传染病等健康挑战。


  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透露,目前,中国政府已与40个“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和地区,以及国际组织签订专门的中医药合作协议。到2020年,中国政府将在“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家建立30个中医药中心。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103个会员国认可使用针灸,18个国家和地区将针灸纳入医疗保险体系。中药逐步进入国际医药体系,已在新加坡、越南、阿联酋和俄罗斯等国以药品形式注册。


  中医药在全球有“铁粉”


  “我由于长期伏案工作,背部僵硬,晨起时特别严重,完全弯不下腰,右手也无法弯曲。”柬埔寨国家电视台记者卡内卡说,她第一次尝试针灸。京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学院院长赵百孝为她针刺后溪穴、艾灸大椎穴后,她惊奇地说:“感觉沿脊柱往下有一种温热感,背部和颈椎的僵硬感有所缓解。”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来自阿富汗、毛里求斯等39个国家的媒体记者,零距离体验了中医药文化,加深了对中医概念及内涵的认知,他们纷纷表示将把中医药调理的保健方法介绍给本国人,让中医药文化在当地开花结果。


  到海外办诊所、开药店,不如直接教授外国人学习正宗的中医,为更多的海外患者服务。22岁的阿廖沙来自俄罗斯,目前是北京中医药大学2016级针推专业的学生。阿廖沙说:“在我的国家,中医特别受欢迎,我就想来中国留学,特别是学习中医,希望大学毕业之后,成为一名医术好的中医。”


  北中医2016级针灸推拿班比利时留学生陈雅媛说:“3年前奶奶膝盖疼,中医用一根小针刺激膝盖,很管用。学针灸很好,我想把中国的中医文化传到比利时。”


  作为人文交流的先行者和对外合作的探索者,北京中医药大学不断探索海外办学新模式。与英国密德萨斯大学合作办学,是中国第一个在国外高校中独立颁发医学学士学位的项目;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合作开设3+2“中医学—生物学”双学士学位教育,是在世界50强高校中开设的第一个中医学专业本科教育。“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家中医人才的增加,不仅促进中西医不断融合,也给这些国家传统医学的发展带来生机。


  教育人文交流让中医药文化有了全球“铁粉”。北京中医药大学校长徐安龙说,从建校之初在中医药院校中最早招收外国留学生,到20世纪90年代初在德国建立第一所中医院魁茨汀中医院,再到主动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建立海外中医中心,该校不断推进国际化进程,将中医药文化深深烙进海外民众心田。


  据教育部统计,在中国学习中医的留学生有1.3万多人,赴华学中医者数量居自然科学留学生的首位。“一带一路”倡议提出5年来,赴华学医的外国留学生一直呈现增长趋势。


  同仁堂文化法国巴黎东方文化传播中心主任多米尼克20多年一直传播中国气功。一位55岁的女患者颈椎严重退化,由此引起极度眩晕和颈部疼痛。她无法上班,也不能开车。在最初的两个疗程,症状并没有缓解。从第三疗程开始,多米尼克给她增加了内养功的颈部练习。经过8个疗程的治疗,她完全康复。“内养功练习对于我和患者是弥足珍贵的,”多米尼克说,中医不只是一种医术,更是一种文化。


  中国外文局发布《中国国家形象全球调查报告2016至2017》显示,47%的受访者认为,中医药是最能体现中国文化的代表性元素。中医药在海外已经走出华人圈,走进当地人生活。


  中医合法执业有保障


  王波是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的针灸科大夫。2015年,他被派到中捷中医中心门诊部工作。中心由曙光医院和捷克赫拉德茨·克拉洛韦市大学医院合作建立,是中东欧地区首家由政府支持的中医中心,也是我国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首个医疗项目。


  当时,王波能到捷行医是特批的。按当地的法律规定,中医没有行医资质,也没有处方权。中捷中医中心的建立,破解了中医执业尴尬。王波在捷行医与中国差不多,对病人望、闻、问、切,根据病人需要开处方、扎针灸或者进行其他治疗。


  中捷中医中心成立以来,捷克人对传统中医药的认可度和需求量不断增加,不同规模的中医诊所遍布捷克各州。例如,四川医科大学附属中医医院同捷克中捷克州马拉达博拉斯拉夫市克劳迪安医院签署了谅解备忘录;捷克帕拉茨基大学与成都中医药大学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北京同仁堂中医门店在布拉格开业。


  今年3月,曙光医院医生关鑫第二次赴捷克工作。他曾医治当地患者达7000多人次,在排队系统里,等候人数是5000人左右,预约等候时间是半年左右。与他第一次赴捷不同的是,中医药2017年6月在捷克正式立法,为中医医生在捷克行医提供法律保障。


  从边缘走向中心——中医针灸在美国


  如果没有碰到“针灸医师”魏辉,纽约芭蕾舞学校新生妮可的芭蕾梦可能早就碎了。


  妮可家住佛罗里达州西棕榈滩,去年年初参加佛州一次芭蕾舞比赛前韧带拉伤,当地医生建议去医院接受手术治疗,但那样会错过比赛。看到孩子的医疗保险可支付大部分针灸治疗费用,母亲雅西卡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带女儿去了魏辉的针灸诊所。没想到只扎了两次针,辅以艾灸治疗,小姑娘就得以顺利参赛并获奖。后来,妮可又去魏辉那儿巩固治疗了6次。


  去年9月,妮可到纽约上学前,特地与母亲一起去跟魏辉道谢并告别。雅西卡当天在自己脸谱账户上贴出了女儿与魏辉的合影,并配文说,魏辉是她们“最喜爱的针灸医师”,称赞她“用爱心和耐心让女儿免除了对针灸和拔罐的恐惧感”,成功解除了孩子的病痛。


  从不熟悉到逐渐认可,甚至依赖,雅西卡母女对针灸乃至中医的认识过程,是美国社会日渐接受和认可中医的一个缩影。


  “中医正在被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可。”1999年,魏辉从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后移民美国,目前是全美中医药学会常务副会长。她表示:“三四年前,来我这里的病人,用保险支付针灸费的只有5%,现在这个数字超过了30%。”


  她介绍说,1997年5月,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召开了针灸共识会议,决定承认中国针灸并正式应用于患者的临床治疗,这标志着美国在联邦层面正式认可了针灸。


  美国50个州中,已有46个州及华盛顿特区通过了针灸立法,各州立法有所不同,但反映出地方政府对针灸这一健康产业的重视。资料显示,目前全美有执照的针灸师有4万左右,每年接受针灸等“整合治疗”的人口约3800万,已形成一个产值数十亿美元的重要产业。


  “以前谈针灸和中医,这边人习惯称‘替代疗法’,现在称‘整合医疗’,明确了它是社会健保机制的一部分。”大纽约中医针灸学会副会长陈德成完全赞成魏辉的看法。身为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专业博士的陈德成介绍说,针灸已通过立法的各州被大多数商业保险公司定点、定向、定额为医疗保险项目。


  美国政府对“非正规传统医学”(相对于西医)研究工作的支持力度也在逐年加大。NIH成立的国家补充替代医学研究中心,每年经费高达1亿多美元,主要任务是研究各种补充替代医学和疗法,其中对针灸和中药的研究已有几十个项目,太极拳、气功和推拿等也在研究之列。


  魏辉和陈德成均表示,中医针灸之所以逐渐从健保产业的边缘走向中心,是与中医“治未病”的理念以及独特显著疗效分不开。更现实的是,相对于西医,很多种病的中医治疗费用相对较低,风险小,候诊时间短。


  “比如说,一些膝盖疼的病人,医院都建议手术替换,费用高不说,人工关节只管10多年,之后怎么办呢?”陈德成说。“我的不少病人都很感激地说,是我帮他们远离了手术台。”


  然而,在“西医是正统”的美国,中医真正被全面认可还是远景。针灸、推拿、艾灸等与中医药被区别对待,即便是已被普遍接受的针灸业,也面临被瓜分蚕食和改头换面的危险。


  陈德成说,一些西医根本未接受任何针灸培训,就宣称自己掌握了针灸技能,以抢夺针灸市场,当治疗效果不佳时,他们不认为自己技术不精,而是埋怨针灸无效,严重影响了针灸在公众中的良好形象。


  此外,大多数针灸医生活跃在临床前线,针灸科研是一个弱项,而西医作为“标准的制定者和判断者”,常用循证医学的标准来衡量中医针灸。“中医针灸今后应加强科研,还要申请专利保护自己权益,”魏辉说。


  陈德成指出,中医针灸界应该形成合力,推动立法和参与规则制定来最大限度地保护自身权益。


更多

┃通知公告

2018国际针灸学术研讨会(法国巴黎) [详细]

关于征集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标准新项目提案 [详细]

┃友情链接

更多
0.083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