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针刀整体松解术治疗原发性痛经临床观察

作者:孙梦晓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73次 更新:2018-08-08

孟 波1, 张 平2*

(1.十堰市妇幼保健院,湖北 十堰 442000;2.十堰市中医医院,湖北 十堰 442000)

摘要  目的:观察针刀整体松解术治疗原发性痛经(PD)的临床效果。方法:将58例PD患者随机分为观察组与对照组各29例。观察组采用针刀整体松解术治疗,对照组采用口服布洛芬缓释胶囊治疗。结果:观察组总有效率高,治疗效果优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在VAS疼痛评分改善方面明显优于对照组(P<0.01)。结论:针刀整体松解术治疗PD疗效显著,在疼痛改善方面优于常规药物治疗,值得临床推广。

关键词:针刀整体松解术;原发性痛经;疗效观察

Clinical observation of the overall Acupotomy lysis treatment for primary dysmenorrhea

MENG Bo1, ZHANG Ping2*

(1.Shiyan Maternal and Child Health-Care Hospital,Hubei,Shiyan,442000;2.Shiyan City Chinese medicine hospital, Hubei Shiyan 442000)

Abstract: Objective: Acupotomy lysis observed overall treatment of primary dysmenorrhea (PD) clinical results. Methods The 58 cases of PD patients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observation group and control group 29 cases. Observation group Acupotomy overall lysis therapy, group therapy with oral ibuprofen. Results The total effective rate was observed treatment effect than the control group (P <0.05); observation group improvements in VAS pain score was significantly better than the control group (P <0.01). Conclusion Overall Acupotomy lysis treatment PD significant effect, superior to conventional drug treatment improvements in pain, worthy of promotion.

Key Words:Acupotomy, primary dysmenorrhea, Clinical Observation

       痛经常发生在月经前和月经期,是月经期和月经期前后出现的周期性下腹痛,偶然发生在月经期后数日内。下腹痛呈痉挛痛和胀痛,可放射至大腿内侧、腰骶部及肛门周围。可伴有面色苍白、恶心、呕吐、全身或下腹部畏寒、大便频数,剧痛时可发生虚脱。痛经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两类,原发性痛经(Primary Dysmenorrheal,PD)指生殖器官无器质性病变的痛经,占痛经90%以上;继发性痛经(Secondary Dysmenorrheal)指由盆腔器质性疾病引起的痛经[1]。我们采用针刀整体松解术治疗PD,取得显著疗效,现报道如下。

1 临床资料

1.1一般资料

       选取2015年3月~2017年3月我院门诊和住院患者58例,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观察组29例中,年龄最小14岁,最大36岁,平均26岁,病程为1~21年,平均12.5年;对照组29例中,年龄最小13岁,最大35,平均25岁,病程为0.5~20年,平均12.8年。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诊断标准

       综合《妇产科学》第8版[1]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病症诊断疗效标准》[2]原发性痛经的诊断标准制定。

1.3 纳入标准:

       ①符合上述诊断标准;②排除合并有其他系统疾病的患者;③自愿接受针刀治疗者;④能够良好配合治疗、随访和观察者。

2 治疗方法

2.1 观察组  采用针刀整体松解术治疗

       根据针刀医学关于疾病病理构架的网眼理论[3]以及《针刀医学临床诊疗与操作规范》[4]的治疗思路,分3次治疗。

2.1.1 第1次针刀整体松解腰段脊柱软组织的粘连瘢痕

       患者俯卧位,腹部置棉垫。选取L3、L4、L5棘突、棘间、横突,骶正中嵴及骶骨后面定点,每个治疗点1%利多卡因注射液1mL局部浸润麻醉。松解棘突及棘间时:使用汉章Ⅰ型4号针刀,刀口线与脊柱纵轴一致,按四步规程进针刀,经皮肤、皮下组织,直达棘突骨面,纵疏横剥3刀,然后贴骨面向棘突两侧分别用提插刀法切割3刀,深度0.5cm;再退针刀到棘突表面,调转刀口线90°,沿棘突上缘用提插刀法切割3刀,深度0.5cm。松解横突时:使用汉章Ⅰ型3号针刀,刀口线与人体纵轴一致,针刀经皮肤、皮下组织、胸腰筋膜浅层、骶棘肌达横突骨面,沿横突骨面向外到横突尖部,沿骨缘用提插刀法切割3刀,深度0.5cm。松解骶正中嵴及骶骨后面时:使用汉章Ⅰ型4号针刀,刀口线与脊柱纵轴一致,针刀经皮肤、皮下组织,直达骶骨骨面,纵疏横剥3刀。

2.1.2 第2次针刀松解腹白线及腹肌的粘连瘢痕

       患者仰卧位,选取剑突顶点、耻骨联合点、双髂嵴中点定点,每个治疗点1%利多卡因注射液1mL局部麻醉,使用汉章Ⅰ型4号针刀。针刀松解时,刀口线与人体纵轴一致,按四步规程进针刀,针刀经皮肤、皮下组织,直达骨面,纵疏横剥3刀,范围不超过0.5cm;然后剑突部位的针刀调转刀口线90°,向下铲剥3刀,耻骨联合部位的针刀调转刀口线90°,向上铲剥3刀,髂嵴中点的针刀分别调转刀口线90°,沿髂嵴骨面铲剥3刀,范围均不超过0.5cm。

2.1.3 第3次针刀松解调节人体电生理线路

      患者仰卧位,选取气海、关元、中极、足三里(双)、三阴交(双)穴定点。选用汉章Ⅰ型4号针刀,刀口线与人体纵轴一致,按四步规程进针刀,针刀经皮肤、皮下组织、筋膜,达肌肉层,纵疏横剥3刀,范围不超过0.5cm。

       第1次针刀治疗后间隔5天行第2次针刀治疗,每次治疗后均常规抗生素预防感染3天。3次治疗结束后进行疗效评定。

2.2 对照组  口服布洛芬缓释胶囊治疗[5]

       每次月经来潮即开始服用布洛芬缓释胶囊,每次0.3g,每日2次,连服7天为一疗程。连续治疗3个月经周期后评定疗效。

2.3统计学方法

       用SPSS18.0统计软件处理,计数资料用百分率表示,采用2检验,计量资料用±s表示,采用t检验,P<0.05有统计学意义。

3 疗效标准与结果

3.1 疗效评定标准

      整体疗效评定,根据《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6]制定。临床症状评分:采用VAS疼痛评分量表[7]。

3.2 结果

3.2.1 两组疗效比较结果见表1

QQ截图20180808102000.png

       由表1可知:观察组总有效率为93.1%,对照组总有效率为72.4%。两组总有效率比较经2检验P<0.05,提示两组总有效率差异有显著性意义,表明观察组的总有效率高,治疗效果优于对照组。

3.2.2 两组患者治疗后VAS评分比较 结果见表2

QQ截图20180808102010.png

       由表2可知:两组治疗后VAS疼痛评分均显著降低P<0.01,且治疗后观察组各症状评分均显著低于对照组P<0.01。

4 讨论

       原发性痛经是妇科常见病、多发病。西医学认为,原发性痛经的发生与经期子宫内膜中前列腺素(PGF2a)的含量过高有关。此外,改病亦与子宫平滑肌不协调收缩,造成子宫供血不足,导致厌氧代谢产物集聚,刺激疼痛神经元有关。故临床多用布洛芬等前列腺素合成酶抑制剂,以抑制前列腺素升高和子宫平滑肌收缩,从而达到治疗效果[8]。

      针刀医学认为原发性痛经,是由于与盆腔脏器相对应的脊柱节段的骨关节异常以及维持子宫正常解剖学位置的软组织损伤,影响了支配子宫的交感和副交感神经的正常功能所致。而交感神经节前纤维自侧角发出,大部分随脊神经到达皮肤,故腰骶部周围软组织的粘连、瘢痕、挛缩及硬化就会卡压或牵拉交感神经,从而引起子宫平滑肌收缩痉挛;另外交感神经的异常放电,会导致人体电生理线路功能紊乱,引起人体内生化成分的改变,表现出一系列的临床症状[9]。我们通过针刀整体松解腰腹部软组织的粘连瘢痕,解除了腰腹部软组织的痉挛,打破了异常的网络状病理构架,恢复了腰骶段脊柱的力学平衡,从而使微小错位的骨关节以及损伤的软组织恢复正常,解除了交感神经的牵拉或卡压状态,调整相关电生理线路,从而达到治病求本、提高治愈率的目的。

参考文献

[1] 谢幸,苟文丽.妇产科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362.

[2]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病症诊断疗效标准[S].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2:234.

[3] 吴绪平,张天民.针刀临床治疗学[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7,437-440.

[4] 吴绪平,张天民.针刀医学临床诊疗与操作规范[S].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2,141-142.

[5] 吴金萍,康志媛.中西医结合治疗原发性痛经临床研究[J].中医学报,2014,29(193):896-897.

[6] 郑筱萸,主编.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S].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2:163-164.

[7] 张文艳,袁媛,钟小愉.中药穴位敷贴加红外线照射治疗痛经的疗效观察[J].中医中药,2014.12(17):301-303.

[8] 王雨波.痛经舒治疗原发性痛经临床研究[J].中医学报,2011.26(12):1525-1526.

[9] 方海洲,祝红梅,石云平,等.针刀整体松解术治疗慢性支气管炎临床观察[J].湖北中医杂志,2014.36(5):62-63.


更多

┃通知公告

2018国际针灸学术研讨会(法国巴黎) [详细]

关于征集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标准新项目提案 [详细]

┃友情链接

更多
0.088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