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JAMA | 看国外专家如何玩转针灸,缓解癌症副作用

作者:世界针联信息中心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122次 更新:2018-07-26

  近日,国际顶尖杂志JAMA主刊,刊发了关于针灸可以显著缓解激素敏感性乳腺癌由于使用芳香酶抑制剂而产生的关节疼痛的副作用。第一作者是Hershman博士。其中应用的试验和统计方法,对于研究针灸对于各种疾病的作用具有指导意义。

15319920619228.jpg

针灸

  在国外,针灸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呢?在维基百科,对针灸有如下的介绍:针灸是一种替代药物的治疗形式,将细针插入体内,是中医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医理论和实践不是建立在科学知识的基础上的,所以针灸是伪科学。根据不同的哲学,不同的针灸理论有不同的使用范围,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技术。在美国最普遍的基于中国的中医理论的针灸技术,最常用于止痛。

15319923626885.jpg

  但是,由于针灸在某些疾病当中明显的效果,有一些美国的医生和患者也在慢慢接受和尝试这种方法。针灸仍然是很多研究人员争论的话题,尽管它被用于治疗疾病已经有几个世纪了,但除了安慰剂效应外,它对缓解疼痛的益处却受到了质疑。支持针灸疗法的可靠证据仍然很难找到。

  但是作为一种古老的治疗方法,针灸对于多种疾病都有明显的效果。虽然在国外顶着伪科学的帽子,但是依然有很多医生对它充满兴趣。那么,来看看国外的研究者是怎么玩转针灸,在JAMA主刊上发表文章对吧。

  研究主要作者Hershman博士,哥伦比亚大Herbert Irving综合癌症中心乳腺癌项目的负责人,《临床肿瘤学杂志》的编辑之一,同时也是《国家癌症研究所杂志》的副主编。

  针灸的研究

  一直以来,为针灸设计实验就被认为是比较困难的,主要的争议在于针刺部位的差异性、效果的不连贯性、产生的类似于安慰剂的效果。简单的说,就是医生会根据不同病人的不同病症选取不同的穴位,不同的人产生的感觉是不样的,没有办法区分效果来自于针刺所产生的刺激还是穴位本身。

  但是这也不是不可能克服的,由于针刺具有侵入性,疗效研究的主要挑战之一是设计合适的安慰剂对照组。现在普遍采用的方法是Sham acupuncture(无效伪针)。“假”形式的针刺,患者、医生和分析师被蒙住双眼似乎是最可接受的方法。无效伪针在非穴位使用非穿透性针或针刺,例如在与所研究的具体情况无关的经脉或与经脉无关的部位插入针。

  Hershman博士的研究

  芳香化酶抑制剂通常用于治疗激素敏感性乳腺癌,虽然有效,但会产生令人不快的副作用,包括关节痛或关节僵硬。大约有一半的人服用芳香化酶抑制剂,关节痛严重到足以导致一些人退出治疗。找到一种方法来减少不适,将有助于女性耐受这些药物,并提高长期存活率。虽然芳香化酶抑制剂在治疗这种疾病上是有效的,但许多患者最终因为副作用而停止治疗——关节痛是最常见的。

  研究内容

  这项研究纳入了226名绝经后妇女,她们患有早期乳腺癌,在美国的11个地点进行。所有患者均服用芳香化酶抑制剂并出现关节痛。参与者被分成三组:针灸、无效针灸和对照。

  无效针灸组接受的治疗与针灸非常相似,但针头较薄,插入皮肤的深度较短。此外,他们被插入在非穴位处。两组患者每周接受两次治疗,持续6周,然后在接下来的6周内每周接受一次。对照组没有接受任何干预。

  为了调查这些干预措施是否有效,研究人员使用了短期疼痛量表(BPI)。这个量表的评分为0-10,其中10为最严重的疼痛。在试验开始前,所有女性的排名都是3或3以上。在6周时,针刺组女性的BPI疼痛得分平均下降2.05分,假针刺组下降1.07分,对照组下降0.99分。针刺组患者BPI平均最差疼痛评分的改善显著高于其他两组。针刺组疼痛的严重程度和最坏的僵硬度也有明显的改善。

  研究结果

  在12周时,针灸组的平均疼痛评分仍然明显优于另外两组。但是,在其他BPI类别中——最严重的疼痛、疼痛干扰、疼痛严重程度和最严重的僵硬度——他们的分数并不比假针灸组的分数高多少。

  尽管这项研究也有一些益处,但仍有更多的问题有待解答。作者在文章结尾谨慎地指出:“观察到的改善在临床上的重要性尚不确定。”研究中还有需要解决的问题:比如小样本量、无效盲、单中心实施。但是,正如Hershman博士所说,因为针灸几乎没有副作用,所以它是一个值得研究的干预。


参考来源:

Hershman DL, Unger JM, Greenlee H, et al. Effect of Acupuncture vs Sham Acupuncture or Waitlist Control on Joint Pain Related to Aromatase Inhibitors Among Women With Early-Stage Breast Cancer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AMA. 2018;320(2):167–176. doi:10.1001/jama.2018.8907

更多

┃通知公告

2018国际针灸学术研讨会(法国巴黎) [详细]

关于征集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标准新项目提案 [详细]

┃友情链接

更多
0.064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