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纳子法选穴对脑卒中后上肢痉挛偏瘫疗效研究

作者:孙梦晓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18次 更新:2018-07-11

方丽娜,周 钰

(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针灸推拿科新疆,乌鲁木齐,830000)

摘要:目的:运用子午流注纳子法选穴对脑卒中上肢痉挛偏瘫患者临床疗效研究。方法:将87例患者随机分3组,每组29例,治疗组在康复基础上采用子午流注纳子法;对照组在康复基础上加普通针刺;空白组单纯康复。其中治疗组选用子午流注纳子法 “补母泻子”法,中风痉挛上肢屈曲挛缩,一阴一阳,阳缓而阴急,定心包经与三焦表里两经,调整阴阳平衡,针刺立法补虚泻实,在纳子法“实则泻子”一栏中“心包子”其下“大陵”穴对应的戊时(19:00-21:00)给予埋针治疗;再在“虚则补母” 一栏中 “三焦母”其下“中渚”穴子时(23:00-1:00)给予埋针治疗,为择时选穴。普通针刺于纳子法以外时间进行治疗。3组均10天1疗程,共3个疗程。3组分别于治疗前后采用Barthel(BI )氏ADL日常生活指数及Fugl-Meyer上肢运动能力做为评价指标。结果:3个疗程治疗后3组Fugl-Meyer比较P<0.0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其中对照组与空白组无显著性差异(P>0.05);治疗后ADL指数F=0.704(P<0.05),治疗组疗效最优。结论:Fugl-Meyer、ADL指数有提高,上肢功能及肌张力有改善,子午流注选穴疗效肯定,可供临床医者拓展和运用。

关键词:针灸;子午流注纳子法;痉挛性偏瘫;脑卒中;疗效观察

        脑卒中近些年发病年龄越来越小,致残率仍居高不下。在脑卒中患者中,急性期后60%患者出现肢体痉挛态[1],其中约75%患者上肢功能障碍持续,较下肢功能恢复时间长,以高肌张力、关节的挛缩和运动异常、精细功能丧失为主要表现,且上肢痉挛主要以屈肌挛缩而失用,其代偿方式较少,给患者本人和家庭造成极大痛苦,抑制痉挛状态仍是目前医学的难点。多年来不少医者研究抗痉挛的有效方法,本人在临床治疗过程中发现,运用子午流注纳子法按时取穴法治疗上肢痉挛性偏瘫取得了一定疗效,现报道如下:

1.一般资料

选取2014年9月至2016年5月来源于我院康复科、针灸推拿科门诊和病房的87例痉挛偏瘫患者,随机分为3组,康复配合纳子法选穴(治疗组)、康复加普通针刺(对照组)及单纯康复组(空白组),病例之比为1:1:1。患者一般情况比较无显著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见表1。

QQ截图20180711114657.png

2.诊断标准、纳入及排除标准

中医诊断以中医药行业标准的《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2]为主,西医诊断参照1986年中华医

学会全国脑血管病学术会议第3次修改标准。纳入患者符合中医及西医诊断标准。病情稳定同意

接受治疗,签署知情同意书;瘫痪一侧上肢肌张力升高,腱反射亢进,符合Ashwort 痉挛评定

Ⅰ ~Ⅲ级。3周内未服用过肌松剂。排除不符合诊断标准和纳入标准者;伴有严重糖尿病、心脏病、高血压、肝肾功能不全等不易治疗的患者;伴有意识障碍或严重的认知功能障碍者;肌张力>Ⅲ以上者;自动放弃者。

3.治疗方法

3.1治疗组采用周铭心教授子午流注取穴卡[3],采用纳子法定穴约期中的“补母泻子”法,其选穴范围为“五输穴”。

①先做经络定位,后辨虚实定性:中风后上肢痉挛性偏瘫的病机为气血失调、筋失濡润、阴阳失衡,其基本特点为“阳缓而阴急” [4]。根据其病机及基本特点,经络定位为手厥阴心包经与手少阳三焦经,两经一阴一阳,一内一外,互为表里,阳缓而阴急,故针刺立法为补虚泻实,调整阴阳。

②选穴:在子午流注纳子法表中“补母泻子法”一栏,横向定位找到“实则泻子”中“心包子”其下“大陵”便为当取经穴,其所在纵行上端对应戊时(19:00-21:00)为针刺时辰;再在“虚则补母” 横向定位找到“三焦母”其下“中渚” 便为当取经穴,其所在纵行上端对应子时(23:00-1:00)为针刺时辰;于每日戊时和子时期间进行埋针刺激大陵穴和中渚穴,留针时间与开穴时辰对应。10天1疗程,共3疗程。

③埋针刺激选用一次性皮内针具,局部碘伏消毒后刺入所选穴位中。

④康复训练依照普通高等教育本科国家级规划教材《康复医学》[5 ]运动治疗与物理因子治疗、拮抗肌训练、关节伸展、肌力拉伸、如蜡疗、电刺激等。必要时佩戴分指板。10天1疗程,共3疗程。

3.2 对照组康复训练同上,普通针刺时间在纳甲法以外进行,依照普通高等院校中医药类规划教材《针灸学》[6 ]国际标准头皮针和体针。头针选取顶颞前斜线中2/5、顶颞后斜线中2/5。体针选穴:肩髃、臂臑、手三里、外关、井穴,每次留针30min。10天1疗程,共3疗程。

3.3 单纯康复组方法同治疗组。

3.4评价指标

3.4.1简化Fugl-Meyer上肢运动功能评定表,共66分,分数越高运动功能越好。

3.4.2 Barthel氏ADL指数,患者生活自理能力前后观察对照。

4.统计方法

本次研究统计分析以SPSS17.0软件统计。计数资采用卡方(X2)检验 ;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表示。以 P< 0.0 5为差别有统计学意义 。

3.结果

3组患者Fugl-Meyer上肢运动功能治疗前比较P>0.05,无统计学意义具有可比性。治疗后经F检验统计,方差具有齐性,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且采用LSD统计法两两比较治疗组与对照组P<0.05;治疗组与空白组比较P<0.05;对照组与空白组比较(P>0.05)。说明纳甲法选穴加康复疗效最优,而常规针刺配合康复组与单纯康复组疗效无显著差异。

表4. 3组患者Fugl-Meyer下肢运动功能治疗前后比较  (,分)

QQ截图20180711114811.png

3组患者Barthel氏ADL指数治疗前P>0.05,有可比性。治疗后F值=0.704, P<0.05,方差具有齐性,差异有统计学意义。LSD比较治疗组与对照组比较 P=0.027(P<0.05);治疗组与空白组比较P<0.01;对照组与空白组比较 P=0.034(P<0.05)。结果3组患者均有疗效,治疗组疗效最优。

表5. 3组患者ADL治疗前后比较  (,分)

QQ截图20180711114901.png

4.讨论

       脑血管病中医属中风、痉证等范畴,上肢痉挛性偏瘫是脑卒中最常见的功能障碍之一。多由外邪先侵,或情绪内伤,引起经络运行不畅,气血阻滞,筋脉失养,阴阳失调而引起,临床表现为麻木、肿胀、拘急挛缩、功能下降等异常症状。中风患者偏瘫侧常表现为上肢屈肌痉挛、下肢伸肌痉挛的异常模式[7 ],是中枢神经系统损伤后常见并发症。临床许多患者因为痉挛而阻碍运动功能的恢复,一旦痉挛模式的出现持续不降极易造成患者持续永久的高肌张力和关节挛缩。

       子午流注针法是运用时间、节气与生物体的相互联系为指导的一种特殊针法[8],以“天人相应”的整体观为理论基础,把一天24小时分为十二个时辰对应十二地支,与十二脏腑经络的气血首尾相衔周而复始、不停的循环流注,这种气血运行及五腧穴的开合相结合,脏腑经络气血盛衰有时间节奏、时相特性。实际上这与生物钟的理论颇为相似,人体的基础代谢、细胞分裂速度、经络电势等几乎所有生理功能都具有昼夜性的节律变化[9-10],子午流注择时选穴属于时间治疗,是“因时制宜”这一治则的应用[11]。脑卒中后上肢痉挛的病机为气血失调、痰浊内阻、筋失濡润.阴阳失衡,其基本特点为“阳缓而阴急”,阳缓即伸肌肌群处于弛缓性瘫痪状态,阴急即偏瘫上肢屈肌处于痉挛状态。本研究选择纳子法 “补母泻子”法,根据其病机及基本特点,定心包经与三焦表里两经,调整阴阳平衡。阳缓而补之,选择补母泻子法“虚则补母”中“三焦(经)母”其下的“中渚”穴;阴急而泻之,选择补母泻子法“实则泻子”中“心包(经)子”其下“大陵”穴,于对应的戊时、子时开穴时间进行治疗,更能提高疗效。手厥阴心包经属脏络腑,手少阳三焦经属腑络脏,两者互为表里、阴阳相对,一补一泻。«素闻·阴阳应象大论》日:“善用针者,从阴引阳,从阳引阴”,故针刺立法为补虚泻实,调整阴阳。本两者阴阳相配,刚柔相济,补泻结合、相互制约,从而调整机体表里、脏腑、阴阳之关系,使之趋于平衡。临床观察表明,运用子午流注纳子法可有效改善患者ADL及Fugl-Meyer上肢运动能力(P<0.05),改善生活质量具有显著性意义。 

本人也在临床上运用此卡多年,表中有多种午流注方法供临床使用,可运用到针灸治疗的各个方面。由于偏瘫痉挛模式在临床治疗中易反复,不易纠正,又因本次研究的样本量较少,后续继续加大样本量、延长治疗疗程,对每个疗程治疗后进行观察,研究子午流注治疗对偏瘫痉挛模式介入时间点的影响,以及相同穴位在择时针刺和非择时针刺之间的疗效对比。

参考文献

[1]霍新慧,赵百孝,周钰,王宝兰.艾灸配合康复治疗对中风后下肢痉挛状态的影响[J].上海针灸杂志,2014,38(2):105-107.

[2]国家中国医药管理局.中医病症诊断疗效标准[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4.

[3] 周铭心.万年子午流注取穴卡[J]. 新疆中医药,1985,3(11):64-66.

[4] 韩淑凯,王世元,赵铁燕.针刺对脑卒中后上肢痉挛性偏瘫患者生活质量及肌电图的影响[J].特别健康,2017,6(18):36

[5]普通高等中医药类规划教材.针灸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234

[6]普通高等教育本科国家级规划教材.康复医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

[6]张福顺.子午流注针法在临床中的应用[J].针灸临床杂志, 2008,24(5):19.

[7]侯红,王彤.抗痉挛技术对偏瘫患者上肢肌痉挛改善的疗效观察[J].中国康复医学杂志,2004,19(6):437-438.

[8]王磊,陈进法,王硕硕.子午流注与生物节律的相关性[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1,26(11):2485-2487.

[9]王立早.子午流注学说与生物钟—试论最佳针灸、投药时间与疗效的关系[J].福建中医药,1989,20(4):41-42.

[10]韩振翔,刘跃光.魏江磊.子午流注纳甲法对缺血性脑血管病临床症状的影响[J].中国针灸,2008,28(12):865-868.

[11] 李文一,朱托弟,管琳.房颤昼夜节律与子午流注时辰规律初探[J].中国中医急症,2014,23(7):1293-1294.


更多

┃通知公告

2018国际针灸学术研讨会(法国巴黎) [详细]

关于征集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标准新项目提案 [详细]

┃友情链接

更多
0.061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