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子午流注取穴对脾虚湿蕴型特应性皮炎疗效及血清IgE影响的研究

作者:孙梦晓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153次 更新:2018-07-11

周 钰1,方丽娜,汪秀梅

(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针灸推拿科  新疆,乌鲁木齐,830000)

摘要: 目的:运用子午流注纳甲法取穴对脾虚湿蕴型特应性皮炎患者的临床疗效观察,以及对血清IgE、AQP3因子影响的可能作用机制的研究。方法:将103例患者随机分3组,均给予药物治疗,排除各种因素,最终治疗组31例采用子午流注纳甲法选穴加皮内针;对照组30例采用常规选穴加皮内针,本组于纳甲法以外时间治疗;空白组30例为单纯药物组。采用纳甲法定穴约期法,选择隐白穴己日巳时、尺泽穴甲日未时,每逢己日巳时、甲日未时即 10 天一个周期,在隐白穴及尺泽穴进行埋针治疗各 2 小时将埋针取出,治疗4周后观察皮损症状严重程度EASI和临床疗效,以及对IgE血清检测指标的影响。 结果:治疗4周后3组EASI、临床疗效及血清IgE治疗组疗效最优P<0.05。 其中对照组与空白组EASI比较P>0.05,无统计学意义,疗效相当。 结论:子午流注纳甲法选穴对脾虚湿薀型特应性皮炎疗效肯定,且子午流注选穴法作为时间医学,运用其特有的时间开阖规律治疗本病具有一定优势,可为临床治疗提供中医特色治疗方法拓展新思路。

关键词:针灸;子午流注纳甲法;特应性皮炎;脾虚湿蕴;皮内针

      特应性皮炎(Atopic dermatitis,AD)是一种变态反应性疾病,由遗传、免疫和环境因素相互作用引发,临床以皮肤瘙痒、渗出或干燥、苔癣样变为特征。此病反复、顽固不宜治愈,中医认为特异性皮炎的发病机理与皮毛“疏泄”、“润泽”相关[1],以脾虚湿蕴型最常见;西医研究认为“表皮通透屏障功能障碍”是AD的发病机制[2-3],两者均与皮毛微环境相关,具有趋同性。本研究将子午流注时间开阖规律与皮毛微环境的共性机制,运用子午流注选穴法来调节“皮毛微环境”证明其治疗AD的有效作用,为临床治疗特应性皮炎提供更有效的中医特色治疗方法,研究详述如下:

1.一般资料

      入选患者均来自我院2014年3月—2016年9月皮肤科门诊及病房病例103例,本研究主要研究对象为青年与成人期。采用随机对照单盲试验分为3组,最终纳入研究对象91例即:治疗组(n=31例);对照组、空白组(均n=30例)及单纯药物组。3组患者从性别、年龄、病程、家族遗传史等一般情况比较无显著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见表1。


QQ截图20180711113217.png

2.诊断标准、纳入及排除标准

      中医诊断标准均参照《中医皮肤科病症诊断疗效标准》[4]脾虚湿蕴型内容。西医诊断标准均符合2016年提出的张氏标准“AD诊断的中国标准” [5] 适用于成人和青少年的标准[6]。纳入符合西医诊断和中医诊断脾虚湿蕴型患者;青年与成人期(12岁以上)患者;病程 > 6个月以上者;近期未系统使用激素及免疫抑制剂等;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药疹、高IgE综合征、WAS等其它严重疾病。

3. 方法

3.1 治疗方法

3.1.1 治疗组:

       药物基础上子午流注纳甲法选穴加皮内针。药物给予氯雷他定片10mg/次,1次/d,口服治疗。

子午流注开穴法方案:根据本研究所选脾虚湿蕴型AD的病证病机特点,参照周铭心教授的万年子午流注取穴卡[7],进行子午流注纳甲法“定穴约期法”选穴:

①定穴:足太阴脾经:隐白穴,手太阴肺经:尺泽穴位;

②约期:隐白穴己日巳时,尺泽穴甲日未时;

③操作方法:己日巳时(北京时间 09 时)进行隐白穴皮内针埋针 2 小时(北京时间 09-11 时),将皮内针取出;甲日未时(北京时间 13 时)进行尺泽穴皮内针埋针 2 小时(北京时间 13-15时),将皮内针取出;自治疗时间开始,每逢己日巳时、甲日未时即 10 天一个轮回,在隐白穴及尺泽穴进行皮内针埋针治疗各 2 小时将皮内针取出,10次一个周期,共4个周期。

3.1.2对照组:药物基础上常规选穴加皮内针。

常规选穴对照组实验方法:上述子午流注开穴选穴处方采用常规时间操作治疗,避开子午流注时间进行治疗。每日1次,每次留针30min,行针2次,10次一个周期,共4个周期。药物同治疗组。

3.1.3空白组:单纯药物治疗,不给予其它治疗,药物同治疗组。

3.2评价指标

3.2.1 采用EASI评分法[8]:根据皮损症状严重程度以及面积大小进行评分,分别于治疗前后对特应性皮炎患者进行评估。皮损症状的临床表现为红斑(E)、硬肿(水肿)/丘疹(I)、表皮脱落(Ex)、苔癣化(L)四项表现,每一项皮损症状表现的严重度以0-3分计数,面积大小以0-6分计数,评分标准详见表3。

3.2.2治疗前后对血清总IgE测定,最终测得结果数值越低疗效越好。

3.3统计方法

      本研究统计分析采用SPSS17.0软件统计。计数资采均用卡方(X2)检验 ;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表示, P< 0.0 5差别有统计学意义。

4.结果

      3组治疗前皮损症状严重程度比较P>0.05,有可比性。治疗前后EASI积分比较’治疗后较治疗前分数降低P<0.05,有统计学意义,子午流注选穴法疗效最优。

表4.  三组治疗前后AD患者EASI评分比较(,分)

QQ截图20180711113324.png

注:3治疗前与治疗后相比’P<O.05;△与对照组相比’P<0.05,△与空白组相比’P<0.05,▲与对照组相比P>0.05

      3组患者在治疗前血清总IgE指标检水平上没有显著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治疗组患者在治疗后血清总IgE水平上显著低于对照组和空白组(p<0.05),3组之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见表5。

表5.  3组患者每个周期治疗前后血清IgE指标检测比较  (,分)

QQ截图20180711113413.png

注:3组患者与治疗前比较P>0.05,△与对照组比较p<0.05,△空白组比较p<0.01,▲与对照组比较p<0.05。


5.讨论

       特应性皮炎患者由于免疫异常、慢性增生性皮损、皮肤屏障功能障碍等原因,引起对病原体、过敏原易感性增高的疾病,此病病程长、较难治愈。表皮通透屏障做为皮肤的防御屏障,不仅能抵御微生物的侵入,而且影响物质通过皮肤进出机体的通透性,对调节其他生物功能也起重要作用。因此特应性皮炎时表皮通透屏障功能降低是其发病的主因素之一[9-10]。通透功能受损也导致皮肤水分调节功能紊乱,使得皮肤水分丢失过多和皮脂量减少引发AD。

       中医认为AD发病与心、肝、脾脏关系密切,风、湿、热诸邪为主要表现,成人期特应性皮炎症状区别于婴儿期、儿童期,皮疹形态多以湿疹和或苔藓样为表现,临床以皮肤瘙痒难忍、干燥和炎症为特点。中医辨证急性期属湿热蕴肤型多见,慢性期属血虚风燥型多见,而脾虚湿蕴是关键,贯穿疾病症候始终[11-12]。在陈保疆等人研究AD中医辨证在各证型构成比例中,脾虚湿蕴型患者最多[13]。《灵枢·天年》曰:“脾气虚,皮肤枯”;脾又“主身之肌肉”“主运化”参与皮肤的濡养和水湿调节。先天不足或后天饮食不洁,睥失健运,必引气血津液亏虚,肤失所养;或脾虚生湿,久而化热,湿热相互蕴结而发病,也是本病反复发作与缓解交替出现导致病程缠绵难愈的原因。

       我院周光教授通过长期临床病证规律调查和对古今皮肤病系统文献研究,发现了皮毛“疏泄” 功能障碍和“润泽” 状态改变在皮肤病证候与病机方面具有普遍性和特征性;提出:皮毛“疏泄” 与“润泽” 状态和功能是皮毛“微环境” 主要特征、是“皮毛卫外功能” 的具体体现; 皮毛“疏泄” 与润泽” 功能障碍是临床皮肤病的共性机制[14]。表皮通透屏障功能、皮肤水分调节功能紊乱,以及皮毛“疏泄” 功能障碍和“润泽” 状态改变,都与皮肤微循环相关有一定趋同性。皮毛“疏泄” 与“润泽” 微环境障碍同样导致各种病原微生物侵入,引起表皮、 真皮炎性细胞浸润发生各种病理变化,出现皮肤瘙痒难忍、干燥和炎症。研究证实特应性皮炎与表皮通透屏障功能血清IgE关联密切。血清总 IgE 水平与特应性皮炎的严重程度、持续时间及病变范围有一定的关系[15]。

       子午流注依循时间医学近些年来运用临床治疗越发广泛,张强[16]等采用子午流注电针法对照治疗老年带状疱疹,结果显示治疗组的疗程明显短于对照组。针灸及其子午流注针法治疗皮肤病的理论基础研究,王广军117]认为子午流注开穴法是根据经脉气血流注、盛衰开阖原理择时选穴,强调时间节律性,同一穴位随时间变化可有不同的功能态,穴位功能态的转变具有周期性,在穴位处于不同功能态时,针刺的效果有差异,基于中医学整体观思想, 子午流注经络气血运行时间规律与营卫运行及其调控下的皮毛“开阖” 规律存在内在的联系, 子午流注开穴法调节“皮毛微环境” 的理论和实践依据比较充分,子午流注开穴法可能是调节皮毛微环境障碍的一个理想方法。

       本研究运用子午流注纳甲法定穴约期法治疗AD配伍意义:隐白穴是足太阴脾经的井穴,为五输穴,五脏有疾当取之井穴。皮毛的“濡润”与“气血、津液敷布”与水谷之正常运化输布有关。“诸湿肿满,皆属于脾”。而现代医家也多认为湿疹与脾失健运,湿从内生相关。隐白穴具有健脾祛湿之功效。配伍足太阴肺经之尺泽穴,既可以养血祛风,又可以透邪达表。最终观察临床疗效以及对血清IgE检测结果显示:子午流注纳甲法选穴治疗AD疗效确切,比常规选穴用药和单纯药物组疗效明显,运用子午流注择时取穴特有的时间开阖规律治疗本病具有一定优势,可为临床治疗提供中医特色治疗方法拓展新思路。

参考文献

[1]周光,王金龙.中医皮肤组织结构及“疏泄”与“润泽”功能的生物学基础探[J].四川中医,2014,32(1):43-44.

[2] Bin L,Leung DY. Genetic and epigenetic studies of atopic dermatitis [J].Allergy Asthma Clin Immunol, 2016, 12(1): 52-54.

[3] Kim BE,Leung DY.Epidermal barrier in aIopic dermatitis. Allergy Asthma ImmunolRes,2012,4(1) : 12-16.

[4]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皮肤科病症诊断疗效标准[M]北京:中国医药出版社,2012:207.

[5] Liu P, Zhao Y, Mu ZL, et al. Clinical features of adult/adolescent atopic dermatitis and Chinese criteria for atopic dermatitis[J].Chin Med J(Engl), 2016, 129(7): 757⁃762. DOI: 10.4103/0366⁃6999.178960.

[6] 张建中.特应性皮炎的诊断标准发展及评价[J].中华皮肤科杂志,2017,50(1):67-6.

[7]周铭心.万年子午流注取穴卡[J].新疆中医药,1985,5(3):64-67.

[8]Hanifin JM, Thurston M,OmotoM, et al.The eczema area and severity index (EASI):assessment of reliability in atopic dermati-tis.EASI Evaluator Group. Exp Dermtol,2001,10:11-18.

[9] 茂强.表皮通透屏障功能对皮肤炎症的调节[J].中国皮肤性病学杂志,2014,28(2):197-199.

[10] Ye L,Lv C,Man G,et a1.Abnormal epidermal barrier recovery in uninvolved skin Supports the notion of an epidermal pathogenesis of psoriasis[Jj.J Invest Dermatol,2014.134(11):2843.2846.

[11] 康润芳,金浩然,杨恩品.特应性皮炎的中西医治疗进展[J].云南中医中药杂志2015,36(4):82-83.

[12] 中华中医药学会皮肤科专业委员会.特应性皮炎中医诊疗方案专家共识[J].中国中西医结合皮肤性病学杂志,2013,,1(1):60-61.

[13] 陈保疆,张玉环.特应性皮炎中医辨证分型与血清总IgE及自介素4关系研究,甘肃中医,2007,20(10):8--9.

[14] 周光,陈露.中医皮肤“疏泄” 与“润泽” 理论构架概述[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2,18(3):259-260.

[15] 易斌,曾俊萍.血清中 IgE 和嗜酸粒细胞检测在过敏性皮肤病中的临床意义[J] .实用预防医学,2011.18(8) :1400-1403.

[16] 张强, 张爱珍.子午流注电针疗法对老年带状疱疹免疫功能的影响[J] .新中医 2012,44(2) : 89-90.

[17] 王广军.针灸学的几个基本科学问题讨论[J].中国针灸,2016,36(10) :1101-110


更多

┃通知公告

2018国际针灸学术研讨会(法国巴黎) [详细]

关于征集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标准新项目提案 [详细]

┃友情链接

更多
0.126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