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针灸治疗面瘫病古代文献回顾

作者:孙梦晓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154次 更新:2018-07-11

曹莲瑛1蒋文杰,虞莉青

(1.上海市长宁区天山中医医院,上海,200051)

摘要:查阅历代中医医籍,从针刺取穴、处方配伍及灸法三方面,对针灸治疗面瘫病的相关文献进行梳理,追本溯源,以期明确针灸治疗面瘫的演进过程和发展脉络。

关键词:面瘫;针刺;配伍;灸法;文献回顾

       中医学对面瘫的认识很早,“卒口僻”一词最早见于《黄帝内经·灵枢》。《灵枢·经筋》记载:“足阳明之筋……其病……卒口僻,急者目不合,热则筋纵,目不开。颊筋有寒,则急引颊移口;有热,则筋弛纵缓不胜收,故僻。”再云:“盖足阳明筋结颊上,得寒则急,得热则弛。左寒右热,则左颊筋急,牵引右之弛者而㖞向左也;右寒左热,则右颊筋急,牵引左之弛者而㖞向右也。故其治法宜火灸。且为之膏油,熨其急者;以白酒调和桂末,涂其弛者。又以桑为钩,钩其口吻之㖞僻处,使正平而高下相等;复以水调生桑灰于钩柄之坎缝处,连颊涂之,以收其弛;兼饮美酒、噉美肉,使筋脉和气,以助外之涂熨。不饮酒者,自强其筋骨,以手拊拍其急处,使证自去也”[1]。此篇中首先论述了面瘫病的病名为:卒口僻;面瘫病的症状为:目不开、口偏;面瘫病的病因为:寒、热;面瘫病与足阳明经筋有关、并辨别出经筋受寒热之邪时的证侯;以及相应的治疗方法:用马膏熨颊来治疗寒急,用桑钩钩于口角,并再三抚摩患部。这是中医文献中关于面瘫的最早记载,可见,早在《内经》时期,对面瘫就有了初步的认识,其后历代医家对面瘫的研究日趋完善,本篇查阅历代中医医籍,从针刺取穴、处方配伍及灸法三方面,对针灸治疗面瘫病的相关文献进行梳理,寻求古代医家治疗该病的选经取穴规律,为当今针灸临床提供有益的参考。

       1  论述针刺常用选穴文献

      《灵枢·经筋》:“卒口僻……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这是针法治疗面瘫的最早记载,但未指出所要选用的针刺穴位,仅仅是“以痛为输”。到了晋代,晋·皇甫谧《针灸甲乙经·阳受病发风第二(下)》补充了《内经》的不足:“口喎僻,头项摇瘈痛,牙车急,完骨主之。”“口僻,颧窌及龈交、下关主之。”“瘈疭口僻,巨窌主之。口不能水浆,㖞僻,水沟主之。”“口僻噤,外关主之。”《针灸甲乙经·足太阳阳明手少阳脉动发目病》云“目瞤动,与项口参相引,㖞僻口不能言,刺承泣。目痛口僻,泪出,目不明,四白主之。”《针灸甲乙经·手足阳明脉动发口齿病》云“厥,口僻,失欠,下牙痛,颊肿恶寒,口不收,舌不能言,不得嚼,大迎主之。”“口僻不正,失欠脱颔,口噤不开,翳风主之。”“口僻,刺太渊,引而下之。”“口僻,偏历主之。”《针灸甲乙经·血溢发蛆》云“鼻窒口僻……禾窌主之。”“鼻鼽不利,窒洞气塞,喎僻多姨,鼽衄有痈,迎香主之”[2]。以上内容详细记述了针刺治疗面瘫的腧穴:完骨、颧窌、龈交、下关、巨窌、水沟、外关、承泣、四白、大迎、翳风、太渊、偏历、迎香、禾窌等15个腧穴,局部近端12穴,四肢远端3穴,大部分与现代临床治疗面瘫常用穴位一致,但无穴位配伍。

       南北朝至隋唐时期,论述针刺治疗面瘫的记载比较少。唐·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头面·口病》曰:“承泣、四白、巨窌、禾窌、上关、大迎、颧骨、强间、风池、迎香、水沟主口㖞僻不能言。颊车、颧窌主口僻痛,恶风寒,不可以嚼。外关、内庭、三里、大泉、商丘,主口僻噤。水沟、龈交主口不能噤水浆,㖞僻”[3]。《外台秘要·十二身流注五脏六腑明堂》载:“合谷(主)唇吻不收”;“水沟(主)㖞僻娟目”;“完骨(主)㖞僻”;“承泣(主)㖞僻口不能言”;“四白主目痛口僻泪出”;“迎香(主)气寒㖞僻,多涕等”[4]。可以看出,取穴与晋代的《针灸甲乙经》基本一致。

       进入宋金元时期,针刺治疗面瘫得到了较大的发展,选取的穴位丰富了很多。如宋·《圣济总录·针灸门·足阳明胃经》载:“承泣二穴,治口眼㖞斜,目瞤面动牵口眼,目视瞻瞻。”“地仓二穴,治偏风口㖞,目不得闭,失音不语,饮食不收,水浆漏落,眼瞤动不止”[5]。宋·王惟一:“客主人治偏风口眼㖞斜。”内庭主治“口㖞齿龋痛”;冲阳主治“偏风口眼㖞斜”。宋·王执中《针灸资生经·口眼㖞》承袭前人之论又有进一步的发展:“承泣、四白、巨窌、上关、大迎、颧骨、强间、风池、迎香、水沟主口㖞僻不能言。”“颊车、颧窌主口僻痛,恶风寒,不可嚼。”“水沟、龋交主口不能禁水浆,喎僻。”“风头耳后痛、烦心、足不收、失履、口㖞僻,完骨主之。”“上关、下关治偏风口目㖞。”“承光治口㖞,鼻多清涕,风眩头痛。”“通天治口㖞,鼻多清涕,衄血头重。”“列缺、完骨治口面㖞。”“翳风治口眼㖞斜,失欠脱颌,口噤不开,吃不能言,颊肿,牙车痛。”“承浆治偏风口㖞。”“巨髎治瘈疭口㖞。”“颧髎治口㖞眼瞤动。”“承泣治口眼㖞斜,目瞤,面叶叶动牵口眼,目视瞻瞻,冷泪眼,眦赤痛。”“地仓治偏风口㖞,目不得闭,失音不语,饮食不收,水浆漏落,眼瞤动不止。”“通谷治失欠口喎。”“太渊治口噼。”“温溜、偏历、二间、内庭治口㖞。”“冲阳治偏风口眼㖞,肘肿,齿龋痛,发寒热。”“禾窌疗口噼。”“列缺、地仓疗口㖞”[6]。有12个穴位与《针灸甲乙经》相同,另外又新增了上关、大迎、颧骨、强间、风池、颊车、承光、通天、列缺、承浆、地仓、行间、通谷、温溜、二间、内庭、冲阳、听会等18个穴位。

到了明代,针刺治疗面瘫,不仅增加了颜面局部近取穴位,如丝竹空、瞳子髎等;更是增加了合谷、太冲、十宣等循经远取穴位。如明·陈会撰、刘瑾补辑的《神应经·鼻口部》载:“口㖞眼㖞,颊车、水沟、列缺、太渊、合谷、二间、地仓、丝竹空”[7]。明·杨继洲《针灸大成·治症总要》云:“口眼㖞斜,中风,地仓、颊车、人中、合谷。”[8]。明·徐凤《针灸大全·八法主治病证》云:“颊车二穴、人中一穴、合谷二穴、太渊二穴、十宣十穴、童子髎二穴”治疗“中风口眼㖞斜,牵连不已”[9]。明·高武《针灸聚英·百症赋》曰“太冲泻唇㖞于速愈”[10]。

       清代中后期,治疗面瘫的选穴同明代相似,没有新的进展。如清·李学川《针灸逢源·症治要穴歌》云“口襟先须申脉详,颊车合谷与承浆,㖞斜添入地仓穴,不效翳风听会良”[11]。《针灸逢源·中风门》载:“口眼㖞斜,此由邪犯阳明少阳经络。水沟、承浆、颊车(针向地仓)、地仓(针向颊车)、听会、客主人、合谷”[12]。可以看出,在明清时代,合谷已成为治疗面瘫病的常用要穴,如明·《循经考穴编·手阳明经》指出:合谷主治“凡一切头面诸症,及中风不语、口眼㖞斜[13] 。

       2  论述穴位处方配伍文献

       一直到元代以后,才有少数的文献中出现针刺治疗面瘫处方配伍取穴的记载。如元·王国瑞《神应经·一百二十穴玉龙歌·口眼㖞斜》云:“中风口眼致㖞斜,须疗地仓连颊车,㖞左泻右依师语,㖞右泻左莫教差”[14]。指出地仓和颊车配伍治疗口眼㖞斜,同时也指出了二穴“㖞左泻右,㖞右泻左”的操作方法。从此后,地仓与颊车配伍治疗面瘫的取穴方法,被后世追崇。如明·高武的《针灸聚英·玉龙赋》载:“地仓颊车疗口㖞”[15]。《百证赋》又载:“颊车、地仓穴,正口㖞于片时”。清·陈梦雷《图书集成医部全录·风门》:“口眼歪斜,地仓针入二分,沿面斜向颊车一寸半,留十呼泻之,颊车斜向地仓,以上两穴,右补泻左,左补泻右。” 

       此外,古代针灸医籍中还提到了多穴配伍治疗面瘫的方法,宋·王执中《针灸资生经·口眼㖞》载:“承泣、四白、巨窌、上关、大迎、颧骨、强间、风池、迎香、水沟主口㖞僻不能言”[16]。明·张介宾《类经图翼·诸证灸法要穴》载:“口眼㖞斜:颊车、地仓、水沟、承浆、听会、合谷”[17]。明·陈会撰、刘瑾补辑的《神应经·鼻口部》载:“口㖞眼㖞:颊车、水沟、列缺、太渊、合谷、二间、地仓、丝竹空”[18]。明·徐凤《针灸大全》所载口㖞眼斜多穴配伍与《神应经》同。另外,指出“颊车、人中、合谷、太渊、十宣、童子髎”亦可治疗“中风口眼㖞斜,牵连不已”[19]。明·杨继洲《针灸大成·中风瘫痪针灸秘诀》云:“中风口眼㖞斜:听会、颊车、地仓”。《针灸大成·治症总要》云:“口眼㖞斜,中风:地仓、颊车、人中、合谷”[20]。清·李学川《针灸逢源·中风门》载:“口眼㖞斜,此由邪犯阳明少阳经络。水沟、承浆、颊车(针向地仓)、地仓(针向颊车)、听会、客主人、合谷”[21]。

3  论述灸法文献

3.1 施灸方法

        直到晋代,才出现用灸法治疗面瘫的文献记载。晋·葛洪《肘后备急方·治卒中风诸急方》记载:“若口㖞僻者,衔奏灸口吻口横纹间,觉火热便去艾,即愈。勿尽艾,尽艾则太过。若口左僻,灸右吻;右僻,灸左吻,又灸手中指节上一丸,㖞右灸左也。又有灸口㖞法在此后也”[22]。此处未具体说明是艾条灸还是艾灶灸,考虑其令患者口中衔着,考虑是艾条灸范畴。

艾灸治疗面瘫,小艾灶灸在针灸古籍中多有描述,有的灶如鼠屎形,有的灶如麦粒大。如唐·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风兹》载: “中风口㖞,灸手交脉三壮。左灸右,右灸左,其灶如鼠屎形,横安之两头下火”[23]的记载。《扁鹊心书》、《卫生宝鉴》、《圣济总录》、《类经图翼》、《针灸逢源》中亦都明确提到了小艾灶灸,如宋·《圣济总录·针灸门》记载:“地仓……治偏风口㖞,目不得闭……灸亦得……其艾作灶,如麦子大”[24]。又如清·李学川《针灸逢源·中风门》记载:“凡口㖞向右者,是左脉中风而缓也。宜灸左,㖞陷中二七壮,艾灶如麦粒。㖞向左者,是右脉中风而缓也,宜灸右,㖞陷中二七壮”[25]。

另外,唐·孙思邈中还首次记载了一种特殊灸法,即“苇筒灸”(《针灸大成》亦称之为“笔筒灸”):“治卒中风口㖞方:以苇筒长五寸,以一头刺耳孔中,四畔以面密之,勿令泄气,一头内大豆一颗,并艾烧之令燃,灸七壮,即瘥”[26] 。

3.2 施灸部位及施灸壮数

3.2.1头面部位

      晋·葛洪《肘后备急方·治中风诸急方》曰:“若口㖞僻者,衔奏灸口吻口横纹间,觉火热便去艾,即愈。勿尽艾,尽艾则太过。”指出施灸部位在口吻口横纹间。

唐·《黄帝明堂灸经·侧人形》载:“上关二穴……灸一壮。主唇吻强上,口眼偏斜”[27]。宋·《圣济总录·针灸门》载:“地仓二穴……治偏风口㖞,目不得闭,失音不语,饮食不收,水浆漏落,眼瞤动不止。病左治右,病右治左。……日可灸二七壮,重者七七壮。其艾作炷,如麦子大。灸灶若大,口转㖞,却灸承浆七七壮即愈”[28]。宋·丹波康赖《医心方·治中风口蜗方》载:“翳风穴灸三壮,主耳聋,口眼为僻,不正”[29]。金·张从正《儒门事亲·证口眼㖞斜是经非窍辨》云:“目之斜,灸以承泣;口之㖞,灸以地仓,俱效。苟不效者,当灸人迎”[30]。明·徐凤《针灸大全》载:“颊车二穴,……可灸二七壮”[31]。指出面部施灸部位在口吻口横纹间及上关、地仓、颊车、承浆、翳风、承泣、人迎等穴位,可灸二七壮至七七壮不等。

宋·许叔微《普济本事方·卷外》曰:“灸中风口眼㖞斜不正者(家藏方),右于耳垂下麦粒大灸三壮,左引右灸,右引左灸”[32],指出施灸部位在耳垂下。

3.2.2 四肢远端部位

       除了上述头面部的施灸穴位及部位之外,古籍中还提到了四肢远端的施灸部位。晋·《肘后备急方·治中风诸急方》载:“若口㖞僻者……又灸手中指节上一丸。”清·廖润鸿《针灸集成·风部》载:“口眼㖞斜,合谷、地仓、承浆、大迎、下三里、间使,灸三七壮”[33]。

4  小结

        综上,早在《灵枢·经筋》里就提出“燔针劫刺”“以痛为输”治疗面瘫的针刺方法,没有具体的针刺穴位。《针灸甲乙经》补充了《内经》的不足,详细记述了针刺治疗面瘫的15个腧穴,但没有穴位配伍,其中选用肺经太渊穴,后世已基本不用,由此说明晋朝时期针灸治疗面瘫仍处于初级阶段。南北朝至隋唐时期的中医文献中,论述针刺治疗面瘫的记载较少,唐代文献《备急千金要方》、《外台秘要》取穴与《针灸甲乙经》基本一致。到了宋金元时期,针刺治疗面瘫得到了较大的发展,该时期中医古籍中所涉及的针刺治疗面瘫的可取穴位已经达到了30个之多。

明代是针灸学的兴盛时期,涌现出诸多针灸名家及专著,在针刺治疗面瘫方面进一步完善,合谷已成为治疗面瘫病的常用要穴。增加了颜面局部近取穴及循经远取穴位。

       针刺治疗面瘫处方配伍的记载,出现在元代以后。地仓透颊车是治疗口㖞疗效较好的配伍对穴,也是使用频次最多的穴位,而多穴配伍多采用局部近取为主,配合循经远取为辅的方法,局部近取以足阳明经为主,循经远取以手阳明经为主[34]。

       艾灸治疗面瘫,古籍中有标注分类的有艾条灸、小艾灶灸、苇筒灸和火灸。有关面瘫施灸的穴位中,古籍中记载的有头面部穴位,如在口吻口横纹间及上关、地仓、颊车、承浆、翳风、承泣等穴位;有颈部穴位如人迎;也有耳部的穴位,如耳垂下;而苇筒灸的施灸部位在耳孔。另外,还有医家灸治四肢远端的穴位,如合谷、地仓、承浆、大迎、下三里、间使穴。

       通过针灸治疗面瘫病古代文献的梳理,仍能看出其历史沿革性,现代临床在针刺取穴、处方配伍上仍遵循着古方的思路。但头面部因皮肉单薄,多灸易引起疤痕,影响容貌,今人已很少在颜面部实施艾灸,这和古人治疗面瘫针灸并用,且注重灸法,尤以小艾炷灸常用已相差甚远。

参考文献

[1]田代华、刘更生整理.灵枢经[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5,第一版:46.

[2]西晋·皇甫谧撰,山东中医学院校释.针灸甲乙经校释[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0,第一版:1274-1276、1442、1457-1459、1462.

[3]唐·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M].沈阳: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8.

 唐·孙思邀备急千金要方[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第一版:525.

[4]唐·王熹.外台秘要[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55,第一版:1086-1098.

[5] 宋·赵估·圣济总录[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62,第一版:3136.

[6]宋·王执中·针灸资生经(四库本) [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第一版:742-797.

[7]明·陈会撰·刘瑾补辑.神应经(珍本医籍丛刊)[M],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2000,第二版:60.

[8] 明.杨继洲.针灸大成[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4,第一版:1134.

[9]明·徐凤.针灸大全[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7,第一版:106.

[10]明·高武.针灸聚英[M],天津:天津科技出版社,2000,第一版:223.

[11] 清·李学川.针灸逢源[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7,第一版:111.

[12] 清·李学川.针灸逢源[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7,第一版:190.

[13] 明·佚名.循经考穴编[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59,第一版:18.

[14] 元·王国瑞.扁鹊神应针灸玉龙经(四库本) [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第一版:746.

[15]明·高武.针灸聚英[M],天津:天津科技出版社,2000,第一版:219.

[16] 宋·王执中.针灸资生经(四库本)[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第一版:742.

[17] 明·张介宾.类经图翼(四库本)[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第一版:776.

[18] 明·陈会撰,刘瑾补辑.神应经(珍本医籍丛刊)[M],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2000,第二版:60.

[19] 明·徐凤.针灸大全[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7,第一版:106.

[20]明·杨继洲.针灸大成[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4,第一版:1118、1134.

[21] 清·李学川.针灸逢源[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7,第一版:190.

[22] 晋·葛洪.肘后备急方[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56,第一版:50.

[23] 唐·孙思邀.备急千金要方[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55,第一版:170-171.

[24] 宋·赵估.圣济总录[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62,第一版:3136. 

[25] 清·李学川.针灸逢源[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7,第一版:190. 

[26]唐.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M], 沈阳: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8. 

[27]唐·佚名.黄帝明堂灸经[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3,第一版:51. 

[28] 宋.赵估.圣济总录[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62,第一版:3136. 

[29]宋.丹波康赖.医心方[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55,第一版:91.

[30]金.张从正.儒门事亲[M],天津:天津科技出版社,1999,第一版:60.

[31] 明.徐凤.针灸大全[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7,第一版:106.

[32] 宋·许叔微.普济本事方[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59,第一版:16.

[33] 清·廖润鸿.针灸集成[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56,第一版:43. 

[34] 李学智,梁繁荣,吴曦等.基于文献数据分析的古代针灸治疗周围性面瘫规律探讨[J].时珍国医国药,2008,19(9):2176-2177


更多

┃通知公告

2018国际针灸学术研讨会(法国巴黎) [详细]

关于征集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标准新项目提案 [详细]

┃友情链接

更多
0.1288s